当前位置:主页 > 免费查重 >

跨文化视角下对沈从文《边城》中民俗文化词语越译研究

作者:学术家 发布时间:2021-01-06 18:18 www.qmjij.com

  民俗文化作为人类社会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涵盖了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它是人类文明的积淀,承载着无数难以言表的文化历史内涵,是一个民族或国家最具特色的文化遗产,具有重要价值。中越两国山水相连,两国人民感情深厚,交流活动也日趋丰富多彩如:中越青年大联欢、互派留学生等。一些中国的文学作品在越南十分受民众的欢迎,如:金庸的系列小说、中国四大名著、鲁迅作品等。这些中国经典文学作品的越译无疑促进了中国文化在越南的传播,对中越传统友谊的发展有着积极意义。众所周知,沈从文作为中国著名的乡土作家,其大多数作品都是基于对乡村民俗文化与乡村生活的了解与热爱,而《边城》作为沈从文的代表作之一,其中蕴含着大量的湘西民俗文化的描述和对人性美的讴歌。2005年越译版《边城》经越南学者范素洲翻译后得以出版发行,本文从中越两版《边城》着手,从跨文化视角对其中的民俗文化词语的越译进行研究,首先对《边城》中的民俗文化词语进行分类继而着重分析译者所采用的翻译策略,最后从跨文化视角对其所体现的文化异同进行探究。通过研究可以得出以下结论:翻译作为跨文化交流的一种方式,在翻译过程中文化差异是翻译的一大难点,文化与翻译两者息息相关,越译版《边城》中虽然也不可避免出现错译漏译的现象,但总体而言也是一个较成功的译本,对中国作品的越译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一)研究目的
 
  翻译是跨文化交流的重要桥梁,在翻译过程中,文化差异是不可避免的阻碍,这要求译者要对两国的文化十分熟悉,才能使译文被读者所接受。本文从跨文化角度并结合沈从文原版《边城》对照分析越南学者范素洲的越译本《边城》,着重分析《边城》中的民俗文化词语,以进一步探究中越两国民俗文化的异同点。旨在通过分析译者所采用的翻译策略与译文中所体现的文化差异,促进两国的文化交流,为日后的翻译工作与中国文学作品的传播提供参考。
 
  (二)选题意义
 
  1.理论意义
 
  民俗文化词语词汇是民族文化的载体,它蕴含着丰富的民俗现象,具有很大的研究价值。《边城》是沈从文先生的代表作,其中蕴含了大量中国湘西边地的传统民俗文化,给后世学者的翻译带来了很大的难题。本文重点对汉、越两个版本《边城》中的民俗文化词汇进行分类、对照分析,归纳总结越译本的翻译方法和技巧,以及在翻译过程中译者对源语文化意义的表达分析,希望能对汉、越民俗文化词汇的翻译问题作补充,为中越互译提供有益借鉴。
 
跨文化视角下对沈从文《边城》中民俗文化词语越译研究
  2.实际应用意义
 
  ①对《边城》中民俗文化词语的越译研究,有助于中越两国间民俗文化的学习及交流,避免因不同文化而造成民俗词语理解偏差的问题。
 
  ②在中越互译的教学中,对中越民俗文化词语的翻译教学提供借鉴,因而具有较高的实践价值。
 
  (三)研究现状
 
  对于民俗文化的翻译研究,国内研究学者不乏其人,研究成果也十分丰富,范静从跨文化视角探究老舍《骆驼祥子》的民俗文化词语的英译,通过对施晓菁英译本的分析,得出结论:在翻译中,尤其是在翻译没有完全对等的民俗文化词语时,为了译出忠于源语言文化的词汇,理应充分考虑中西思维方式、价值观、宗教及历史文背景等具有差异的因素,从而根据翻译文本的具体情况选取灵活多样的翻译方式。董召锋以《红楼梦》译本为例探究民俗风情及民俗文化的翻译,通过分析《红楼梦》中民俗风情及民俗文化的翻译以及文化差异对《红楼梦》中民俗风情及民俗文化翻译的影响
 
  笔者在检索文献时发现,对沈从文《边城》的英译研究多达上百篇,国内研究学者研究角度各有不同,有的从厚翻译角度分析,有的从翻译美学角度研究,有的从民俗文化中西差异进行对比分析。
 
  如:李伟棠从英译本《边城》的民俗文化翻译角度着手探究,他认为翻译家在处理汉语文学作品中的民俗事象时,不仅需要灵活地运用注释法、直译法、意译法、转换法等翻译手法,还应尽可能地将原作中的文化意象予以再现,以还原其艺术价值,让西方读者更全面、更准确地领略我国的传统文化和民俗风情。
 
  孙丽通过讨论沈从文版的《边城》和杨宪益、戴乃迭的英译本中所体现的翻译技巧以及在翻译中表现的美学方面,来探讨在翻译中该如何更好的再现原文的美。
 
  《边城》英译的研究成果丰硕,但是在国内对其越译的研究几乎为零。
 
  (四)研究手段
 
  本文在写作过程中主要使用传统文献检索手段,并通过网络、数据库等手段,开展资料收集、语料的统计分析等工作,主要运用了两种分析方法:1.文献法。本文通过对中国知网中有关《边城》的翻译研究成果进行查找、筛选、分析,了解国内外关于《边城》及其中包含的民俗词语翻译的研究现状。2.文本法。本文采用文本分析法,将中越两个版本的《边城》熟读并归纳分析其中的民俗词语,从而分析出越译本中译者的翻译技巧以及在翻译中体现的中越民俗文化差异。
 
  (五)语料来源
 
  武汉出版社出版(2013年)出版的《边城》(纪念版)以及越南岘港出版社(2005年)出版的范素洲(PhạmTúChâu)学者越译版《边城》
 
  一.理论梳理与作品简介
 
  (一)民俗文化的定义与分类
 
  1.民俗文化的定义
 
  民俗即民间生活的风俗习惯,涉及了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我国地域辽阔,每个地方形成了自身特有的民俗,我国的民俗文化种类繁多,千差万别,各具特色。民俗文化作为人类社会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涵盖内容之广,不仅包括先民的心理崇尚,如:生活禁忌、对自然、图腾及祖先崇拜;还包括了人们日常的节庆与仪式如:婚俗、丧葬仪式、节日习俗等;以及大量民间口口相传的谜语、歌谣、传说、神话等富有魅力的民间艺术。民俗在我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经历了一个由“俗”—“风俗”—“民俗”漫长的演变过程,“民风”、“风俗”等在历代史书以及名人著作中多有记载。早期中西方学者在对民俗的定义侧重于精神传统方面,尤其是民间的口头文学。我国民俗研究专家陶立璠曾《民俗学概论》中指出:“民间风俗,即民俗,在社会生活中,是一种普遍的现象。实际上它的搜集和研究范围,不可能只是局限在传承的口头文学方面。”[陶立璠主编·民俗学概论[M].中央民族学院出版社,1989]民俗文化越来越得到关注和珍视,它是一个民族或国家在独具特色的文化遗产,对研究人类文明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2.民俗文化的分类
 
  冯天瑜在《中华民俗风情丛书》中曾作序道:“民俗作为一种社会群体共有的代代相袭的行为方式,是人类文化的重要构成因素。”[姚伟钧余和祥主编·中华民俗风情丛书.武汉:湖北教育出版社,2000]该丛书将中华民俗分为语言民俗、市井习俗、游戏习俗、丧葬习俗、十二生肖、饮食风俗,从地域、宗教、民族等角度将其细化。我国著名民俗学家钟敬文曾将民俗划分成:“物质生产民俗(包括农、林、牧、副、渔业及交通民俗)、物质生活民俗(包括衣、食、住、用、行民俗)、社会组织民俗(包括宗教、社会团体等民俗)、人生礼仪民俗(包括婚俗、丧葬礼仪等)以及岁时节日民俗、信仰民俗、科学技术民俗、民间语言、民间游戏娱乐、民间艺术、民间口头文学等。”(钟敬文,1998)[③.钟敬文主编.民俗学概论[M].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1998:1-16.]以此为据,可将民俗文化总体上归纳为四类:物质民俗文化、社会民俗文化、精神民俗文化、语言民俗文化。
 
  物质民俗文化,是指人民在长期的生产劳作中形成的有形的物质文化,如饮食、交通、建筑等方面的物质民俗;社会民俗文化,主要包括岁时节日民俗文化、人生礼仪民俗文化、社民间娱乐习俗文化等等在人们生活中富有仪式性的风俗习惯;精神民俗文化,主要包括民间信仰、民间巫术以及民间艺术文化等隐性的精神文化;语言民俗文化,包括俗语、歇后语、神话、民间传说、民间歌瑶等通过民间口口相传得以流传下来的语言民俗文化。
 
  以上四类民俗文化所涉及的内容虽然各有侧重,但同属于民俗学界研究的范畴,它们都是依附人民的生活、情感、习惯、信仰而形成发展的。对民俗文化进行分类利于我们从整体上认知与掌握民俗文化的深刻内涵,为下文的写作提供理论依据。
 
  (二)翻译方法
 
  翻译指在准确通顺的基础上,把一种语言信息转变成另一种语言信息的活动。
 
  翻译包括理解和表达两个阶段,准确传神的表达是理解透彻的必然结果。一个成功的译作所传达的信息不仅包括思想内容,还应包括语言形式。直译和意译是重要的翻译理论和基本的研究主题,是翻译过程中必然会采取的翻译方法。
 
  1.直译法
 
  直译,是既保持原文内容、又保持原文形式的翻译方法或翻译文字。古今中外,翻译界对直译与意译的一直争论不休。五四运动时期,国内翻译理论界主张直译的学者大有人在,如鲁迅和矛盾。但是直译并不是一味地“生搬硬套”式翻译,由于中文和越南语有着不同语言结构,所以不可能每一个字都能对应进行翻译。直译既要全面准确地阐明原作的含义,又无任何失真或随意增加或删除原作的思想,同时还要保持原有的风格,即译文一定要最大程度地体现原文的“神韵”。在实际的翻译实践中,直译有时虽然能够保留源语文化的“神韵”但是因中外文化差异而使译文读者产生理解障碍,因此注释能够很好地起到辅助的作用,帮助读者最大程度理解异域文化的内涵。直译与注释往往形影不离地出现在译文中,直译是在语言文字结构方面表达源语之“形”,而注释则是文化内涵解读方面帮助读者熟悉源语文化。
 
  2.意译法
 
  意译,也称为自由翻译,它是只保持原文内容、不保持原文形式的翻译方法或翻译文字。意译较为灵活,它更多选择的是全文的可读性和通俗易懂。不同国家和民族的语言有着不同的表达方式和结构,在翻译时,如果不能直接采用原作的结构和表达形式,我们必须根据表达形式和特点改变句子结构和表达方式来传达原作的内涵。在翻译过程中,要使语言更加清晰、有富有说服力,并且符合目标语的语言习惯,译者必须尽量遵循目标语的语言习俗以及用语习惯,而不是固守原作的表达方式。意译不拘泥于源语的表现形式,在忠实原作的基础上是译作语言更加流畅,更符合目的语的表达。
 
  直译与意译相互关联、互为补充,同时,它们又互相协调、互相渗透,不可分割。正如巴金先生所言:“翻译方法总结起来就是一种,根本没有什么直译和意译的分野。成为一个好的翻译,就必须做到,该直译就直译,该意译就意译。”[巴金.一点点想法[A].翻译论集[C].北京:商务印书馆,1984.]通过对直译与意译二者关系的正确认识,明确什么时候采用直译、什么时候采用意译,在运用直译与意译的时候注意应该掌握的技巧、遵循的原则和应该注意的问题,最终达到提高翻译能力及水平的目的。
 
  (三)沈从文《边城》及其越译本
 
  1.沈从文与《边城》
 
  沈从文(1902-1988),中国著名作家,原名沈岳焕,笔名休芸芸、甲辰、上官碧、璇若等,湖南凤凰人。沈从文先生虽然只念过小学,没有接受过高等的现代教育。也因此深受湘西大自然环境与文化氛围的熏陶和影响加上他个人的后天的努力让他成长为一代文风独特的作家。14岁时以后的几年从军经历让他广泛接触了湘西人事风俗,这也为他后来的文学创作提供了写作素材。《边城》是沈从文先生小说的代表作,是我国文学史上一部优秀的抒发乡土情怀的中篇小说。
 
  它以20世纪30年代川湘交界的边城小镇茶峒为背景,以兼具抒情诗和小品文的优美笔触,描绘了湘西地区特有的风土人情;借船家少女翠翠的爱情悲剧,凸显出了人性的善良美好与心灵的澄澈纯净。它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被称为“一首哀婉凄美的田园牧歌”以其生动的乡土风情吸引了众多海内外的读者,也奠定了《边城》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特殊地位。[https://baike.so.com/doc/5370448-7338362.html]
 
  2.越译版《边城》
 
  范素洲(PhạmTúChâu)1935年生于越南南定市的一个汉学研究世家,从小便接触文学。1956年,曾赴中国广西南宁留学,学成后在越南文学院担任副教授。在她的学术生涯中专注于研究中国古代文学及越南古代文学,近几十年来,她还致力于中越文学作品的翻译研究,期间她翻译了大量的中国文学作品如:《我的人生哲学》、《边城》、《厚土》、《三寸金莲》等。其中,越译版《边城》由越南岘港出版社于2005年出版发行,该译版也是唯一的越译版《边城》,就目前而言,对此译本的研究仍是一片空白。越译版《边城》出版后虽然不及金庸系列小说一般为普通民众所喜闻乐见,但是也引起了一些越南学者的关注,促进的中国地方民俗的传播,对中越不同民俗文化的交流有着积极意义。
 
  二.跨文化视角下对《边城》中的民俗文化词语的越译分析
 
  按照上文提及的民俗文化分类依据,笔者亦将《边城》中涉及民俗文化词语分成以下五类,并将其运用的翻译方法进行了具体例句分析。
 
  (一)《边城》中的民俗文化词的分类
 
  1.物质民俗文化词
 
  原文 译文
 
  桐油 dầuđồng
 
  五棓子 ngũbộitử
 
  吊脚楼 gácsàn
 
  厘金局 Cụcthuếquan
 
  衙门 nhamôn
 
  杂货铺 hiệubántạphoá
 
  油行 hàngdầu
 
  盐栈 hàngmuối,
 
  花衣庄 hàngquầnáohoa
 
  美孚灯罩 chụpđènképloạiđẹp
 
  糍粑 bánhnếp
 
  花轿 kiệuhoa
 
  糟坊 lòrượu
 
  碾坊 nhàxayxát
 
  水碾子 cốixaynước
 
  洛阳桥 CầuLạcDương
 
  白木匣子 cỗquantàibằnggỗtrắng
 
  三角粽 bánhchưnggóihìnhchóp
 
  税关趸船 chỗneothuyềnthuếquan
 
  消夜 bữađêm
 
  筏子
 
  渡船 đò
 
  雄黄酒 rượungâmhùngHoàng
 
  虎耳草 cỏtaihổ
 
  茶叶 chè
 
  烟草 thuốc
 
  2.社会民俗文化词
 
  原文 译文
 
  端午 tếtĐoanngọ
 
  中秋 tếtTrungthu
 
  过年 Tếtcuốinăm
 
  狮子龙灯 sưtửvàđènrồng
 
  舞龙 múarồng
 
  耍狮子 múasưtử
 
  龙船竞渡 đuathuyền
 
  酬神还愿 Lễhoànnguyện
 
  老道士 Ôngđạosĩgià
 
  法器 phápbảo
 
  四七 lễcúngtứthất
 
  车路 đườngxe
 
  马路 đườngcủangựa
 
  妆奁 củahồimôn
 
  脚夫 phukhuân
 
  纤夫 phukéothuyền
 
  老参将 Thamtướnggià
 
  绿营屯丁 đinhlụcdoanh
 
  猜拳行酒 chuốcrượusoquyềnchơithắngthua.
 
  发痧 phátban
 
  米场经纪人 ngườiláibuôngạo
 
  长年 ngườilàmcông
 
  宰相 tểtướng
 
  坐板疮 mụnnhọt
 
  纸钱 tiềnvàng
 
  纸幡 câyphướn
 
  水手 thuỷthủ
 
  什长 tiểuđộitrưởng
 
  “龙头管事” quảnsựđầurồng
 
  3.语言民俗文化词
 
  原文 译文
 
  梁红玉老鹳河水战 thuỷchiếntrênsôngLãoHạccủaLươngHồngNgọc
 
  牛皋水禽杨幺 NgưuCaobắtsốngDươngMatrênsông
 
  白鸡关出老虎咬人,不咬别人,团总的女儿排第一。大姐戴副金簪子,二姐戴副银钏子,只有我三妹莫得什么戴,耳朵上长年戴条豆芽菜 BạchKêQuancóhổcắnngười,
 
  Khôngcắnaikhác,
 
  Trướchếtcắntiểuthưconôngtổngđoàn...
 
  Côchịcàimộtchiếctrâmvàng,
 
  CôHaiđeomộtchiếcxuyếnbạc,
 
  ChỉcócôBatôiđâychẳngđeogì,
 
  Suốtnămtrêntaichỉđeosợigiáđỗ.
 
  牛肉炒韭菜,各人心里爱
 
   thịtbòxàorauhẹ,aithíchgìthìănthứđó!
 
  福禄绵绵是神恩,
 
  和风和雨神好心,
 
  好酒好饭当前陈,
 
  肥猪肥羊火上烹!
 
  洪秀全,李鸿章,
 
  你们在生是霸王,
 
  杀人放火尽节全忠各有道,
 
  今来坐席又何妨!
 
  慢慢吃,慢慢喝,
 
  月白风清好过河。
 
  醉时携手同归去,
 
  我当为你再唱歌。 Dàilâuphúclộcấyơnthần,
 
  Mưathuậngióhoàthầncótâm.
 
  Ngonngọtrượucơmbàytrướcmắt,
 
  Lợndêbéotốtlửađanghầm.
 
  ...
 
  HồngTúToàn,LýHồngChương
 
  Lúcsốnghaiônglàbávương.
 
  Giếtngười,đốtnhà,thủtiết,tậntrungđềuđúngđộ,
 
  Nayngồichungchiếuchẳngcầnnhường.
 
  ...
 
  Ănthongdong,uốngthongdong,
 
  Giómát,trăngthanhdễvượtsông.
 
  Taynắmtayvềkhisaykhướt,
 
  Tôihátmộtbàitiễnhaiông.
 
  每一只船总要有个码头,每一只雀儿得有个窠 Conthuyềnnàocũngcầnmộtcáibến,conchimnàocũngcần
 
  mộtcáitổ
 
  火是各处可烧的,水是各处可流的,日月是各处可照的,爱情是各处可到的。
 
   Lửacóthểcháyởmọinơi,nướccóthểchảyởkhắpchốn,mặt
 
  trờivàmặttrăngchiếusángkhắpnơi,còntìnhyêuthìnơinàocũngđến
 
  无事不登三宝殿 Đếnchơihẳnphảinóichuyệngìchứ
 
  王祥卧冰 VươngTườngnằmtrênbăng
 
  “狗离不开屋” chócậygầnnhà
 
  黄花女 côthiếunữ
 
  悖时砍脑壳的 Đồđểugiảđángchémđầu!
 
  日头 cuộcđời
 
  黄香扇枕
 
   HoàngHươngquạtgối
 
  张冠李戴 đemrâuôngnọcắmcằmbàkia
 
  4.精神民俗文化词
 
  原文 译文
 
  傩神 thầnNa
 
  安慰亡灵 anủivonglinh
 
  西方极乐世界 thếgiớicựclạcbênTâyPhương
 
  巫师 thầymo
 
  天保佑你,死了的到西方去,活下的永保平安。 Trờiphùhộchoôngcháu,ngườichếtthìvềTâyPhương,ngườisốngthìđượcbìnhyênmãimãi
 
  早上说梦的忌讳
 
   kiêngcữkểchuyệnnằmmơvàobuổisáng
 
  一切皆是命 Tấtcảđềucósốmệnh
 
  《边城》中所涉及的民俗文化词语的分类大致如上,从中可以发现物质民俗文化词语、社会民俗文化词语、语言民俗文化词语所占比例较大,而精神民俗文化词语所占比例较小,笔者认为这是由于精神民俗文化本身就是一个隐性的、抽象的概念,它实际上已经在前三者中得以体现,影响着人们生活的各个方面,因此难以将其提取出来。在翻译中能否将以上提及的民俗文化词语恰当地翻译出来是译文能否准确传达文中民俗文化含义的关键,无论是采用直译或者意译都应该尽量保留湘西民俗文化特有的内涵。下文的翻译策略分析均在本节词汇分类的基础上结合原文与译文的例句进行分析。
 
  (二)基于跨文化视角下《边城》中民俗文化词语的翻译方法分析
 
  1.直译法
 
  直译的特点主要有两点:在词汇意义及修辞、比喻的处理上,不采用转义的手法;在语言形式,即词汇-句法结构的处理上,允许适当的变化或语序转换,以符合译文目的语的习惯表达。中越两国同属于亚洲汉字文化圈,越南在各方面受中国文化影响极大,对于一些中国的民俗文化,越南人民并不会感到陌生,因此可以使用直译法进行翻译。例如:
 
  原文:他说:“车是车路,马是马路,各有走法。大老走的是车路,应当由大老爹爹作主,请了媒人来正正经经同我说。走的是马路,应当自己作主,站在渡口对溪高崖上,为翠翠唱三年六个月的歌。”
 
  译文:Ôngcụnóirằng,xecóđườngcủaxe,ngựacólốicủangựa.CậuCảđiđườngxethìphảicóchacậulàmchủ,nhờngườilàmmốiđếnthưachuyệnvớitôi.CònnếucậuCảđiđườngcủangựathìbảnthâncậuCảphảilàmchủ,đếnđứngtrênnúiđốidiệnvớibếnđòhátbanămsáuthángchoThúyThúynghe.
 
  这里的“车路”和“马路”即“đườngcủaxe”、“đườngcủangựa”就是上文提及的社会民俗文化词,是湘西人民的一种婚恋观,前者是指传统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恋观,后者则为“以歌传情”的自由恋爱,翻译时译者采用了直译,初看会感到有些奇怪,但是后文交代了走“车路”或者“马路”的不同做法,故而直译恰当。
 
  原文:此外饭店、杂货铺、油行、盐栈、花衣庄,莫不各有一种地位,装点了这条河街。
 
  译文:Ngoàira,cửahàngcơm,hiệubántạphoá,hàngdầu,hàngmuối,hàngquầnáohoa,hàngnàocũngcóđịavịriêng,trangđiểmchophốbờsôngnày.
 
  饭店、杂货铺、油行、盐栈、花衣庄等都属于前文所提及的物质民俗文化词语,河街之热闹通过饭店、杂货铺、油行、盐栈、花衣庄得以体现,众所周知,越南有三十六条古街,一街专营一种商品。此处采用直译读者不会有阅读理解的障碍。
 
  原文:一营兵士驻扎老参将衙门,除了号兵每天上城吹号玩,使人知道这里还驻有军队以外,兵士皆仿佛并不存在。
 
  译文:MộtdoanhquânlínhđóngởnhamôncủavịThamtướnggià,ngoàilínhkènhàngngàylênthànhthổikènchơi,khiếnngườitabiếtởđâycóquânlínhđóngra,sốquânlínhkháchầunhưkhôngtồntại.
 
  物质民俗文化词语“衙门”越南语直译为“nhamôn”,衙门是中国古代及旧社会的官吏办事的场所,在很多中国古装影视剧中都有“衙门”的身影,古代越南受中国影响,地方也设有衙门,故而直译为“nhamôn”十分合理。
 
  2.意译法
 
  中越两国文化虽然存在很多相似或者相同之处,但终究是两个不同的民族,在民俗方面肯定有所差异。在翻译过程中,当源语的表达方式不适用于目的语或源语的表达过于隐晦则不宜采用直译法。意译法的本质就是在尊重原文的基础上,向读者传递其文化内涵,以便减少读者的阅读障碍,使阅读更加连贯。例如:
 
  原文:专以介绍水手为事业,吃水码头饭的,在河街的家中,终日大门必敞开着,常有穿青羽缎马褂的船主与毛手毛脚的水手进出
 
  译文:Ngườigiớithiệunghềthủythủkiếmcơmởbếnthuyềnthìởtrongnhàtrênphốbờsông,suốtngàycửarộngmở,thườngcóchủ
 
  thuyềnmặcáongắnbằngđoạnmàuxanhvàthủythủnônnóngraravàovào.
 
  “青羽缎马褂”属于物质民俗文化词语中的服饰类,马褂是一种穿于袍服外的短衣,衣长至脐,袖仅遮肘,因着之便于骑马而得名,亦称"短褂"或"马墩子",流行于清代及民国时期。作为中国古代传统服饰的典型代表,它也是也是中国古代服饰文化中的瑰宝。“缎”是一种质地厚密却不失光泽的丝织物。此处意译为“áongắnbằngđoạnmàuxanh”将服饰外形、用料、颜色呈现在读者眼前,便于理解。
 
  原文:人家房子多一半着陆,一半在水,因为余地有限,那些房子莫不设有吊脚楼。
 
  译文:Nhàcửaphầnnhiềumộtnửabámđấttrênbờ,mộtnửachìarasôngvìđấtcóhạn.Nhữngnhàấykhôngnhànàokhôngcógácsàn.
 
  吊脚楼是湘西人民的传统民居,吊脚楼多依山靠河就势而建,吊脚楼不仅外形美观且极具实用性。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它形成了“上以自处,下以鸡豕”的空间格局,完全满足了湘西人民的生活需要。而越南少数民族如傣族、岱依族、芒族所居住的高脚屋与中国的吊脚楼十分相似,也是属于“干栏式”民居,同样依山建构,还兼具防潮、防野兽和蛇功能,可以养牛等牲畜。“gácsàn”和吊脚楼可以说在意义和作用上达到了“神似”。
 
  原文:掌水码头的名叫顺顺,一个前清时便在营伍中混过日子来的人物,革命时在著名的陆军四十九标做个什长。
 
  译文:ÔngquảnbếntênThuậnThuậnlàmộtnhânvậtđãtừngsốngtrongdoanhngũthờinhàThanh,hồicáchmạnglàmtiểuđộitrưởngthuộcđoàn49nổitiếngcủalụcquân.
 
  笔者将“什长”归入社会民俗文化词语一类,在中国古代军营中五人为一伍长,十人为什长,以此类推,百人则为百夫长,五百人则为小都统,一千人为大都统等,此处什长译为“tiểuđộitrưởng”恰当,有助于读者了解文中人物“顺顺”从前的身份。
 
  ④原文:出口货物俱由脚夫用桑木扁担压在肩膊上挑抬而来,入口货物莫不从这地方成束成担的用人力搬去。
 
  译文:Hànghoáxuấtkhẩuđềudophukhuânvácgánh,khiêngbằngđòngánhgỗsamđặttrênvaihànghoánhậpkhẩucũngkhôngthứhàngnàokhôngbuộcthànhbó,thànhgánh,dùngsứcngườichuyểnđi.
 
  这里的“脚夫”意译为“phukhuânvácgánh”能够让译文读者对这一职业一目了然,而不是生硬直译成为“Phuchân”,脚夫是旧社会对搬运工人的称呼,他们通常生活困苦,走南闯北,翻山越岭,风餐露宿,全靠双脚谋生。
 
  3.直译加注释
 
  翻译作为一种跨文化交流的活动,需要把源语的文化内涵准确转换为目的语,在此过程中,当译文采用直译却不能准确表达原文的所真正传达的内容时,利用注释对其进行补充解释说明。如此可使目的语读者更好地理解原文内容及其中所包含的文化内涵。例如:
 
  原文:以“龙头管事”作中心,谈论点本地时事、两省商务上情形,以及下游的“新闻”。
 
  译文:Lấy“quảsựđầurồng”làmtrungtâm,họtraođổimộtchútvềthờisựcủađịaphương,tìnhhìnhbuônbángiữahaitỉnhcùngnhững“chuyệnmới”ởhạdu.
 
  译文注释:quảnsựđầurồng:CũnglàchứcquảnbếnthuyềnnhưnhânvậtThuậnThuậnởphẩnsau.
 
  这里的“龙头管事”直译为“quảnsựđầurồng”,如若没有注释会令人费解,故而译者为其解释说明,龙头管事实则如下文提及的人物顺顺的职务一般。
 
  原文:端午日,当地妇女小孩子,莫不穿了新衣,额角上用雄黄蘸酒画了个王字。
 
  译文:NgàyTếtĐoanngọ,đànbàcontrẻnơiđâyđềumặcáomới,trêngóctrándùngrượungâmhùngHoàngviếtmộtchữVương.
 
  译文注释:hùngHoàngMộtkhoángchấtmàuquýtchíncóthểlàmthuốcvàsảnphẩmnhuộm.Theotínngưỡngdângiancóthểtrừtà,trừrắn.
 
  此句描写的是湘西地区百姓端午节的风俗,中国人过端午节除了吃粽子、赛龙舟以外还要喝雄黄酒,为了便于理解,译者在翻译“hùngHoàng”的同时利用注释解释了雄黄的功能功效和民间信仰即雄黄可驱除邪祟避免虫蛇的伤害。
 
  原文:傩送美丽得很。茶峒船家人拙于赞扬这种美丽,只知道为他取出一个诨名为“岳云”。
 
  译文:NaTốngrấtđẹptrai,nhàthuyềnởTràĐồngvụngvềtrongviệckhenngườiđẹptrai,chỉbiếtđặttênhiệuchocậuthứlàNhạcVân
 
  译文注释:NhạcVân:ContraianhhùngdântộcđờiTốnglàNhạcPhi.
 
  中国人总是倾向于用某个名人来评价本地区内的某一个人,如古时常用的“貌似潘安”以及现在常说的“某某地区吴彦祖”等以此来表达对被评价人的赞扬和欣赏。而茶峒人则将傩送赞为“岳云”,岳云是岳飞之子,也是历史上少有的杰出少年英雄。不了解中国历史的读者将很难理解对原文作者这样类比的用意,因此直译后加上注释就显得十分必要。
 
  (三)影响民俗文化词翻译方法的选择因素
 
  综合上文提及的翻译策略,经笔者研究发现在民俗文化词语的翻译过程中选择何种翻译方法,主要受以下三个因素的影响。
 
  1.译者主体性
 
  所谓译者主体性,就是指在翻译过程中译者所发挥的主观能动性,译者在翻译中应充当着最积极、最活跃的主体作用。而译者在发挥主观能动性时也会受到自身因素的制约,其中包括:译者的双语能力、译者的文化背景以及翻译动机等。首先是译者的双语能力,在中译越的过程中,要求译者不仅能够熟练掌握中越双语,还要对中越两国的文化知识十分了解。《边城》原著中包含着许多文化典故,例如:王祥卧冰、黄香扇枕、张冠李戴等,译者将分别运用直译和意译将其译为:VươngTườngnằmtrênbăng、HoàngHươngquạtgối、đemrâuôngnọcắmcằmbàkia,结合译文可以看出译者对中国文化的了解程度之深。其次是译者的文化背景,学者阮佳佳和雷晴岚认为“不同的译者由于受到自身文化背景的制约,对源语及译入语文化的理解会有所差异,新的作品蕴含了译者的思想、风格、自然译作呈现的方式也不同”[阮佳佳;雷晴岚.文学翻译中译者的主体性的制约因素[J].海外英语,2019,No.408,54-55.],这一点从范素洲学者在的越译版《边城》中所用的行文选词可以窥见其文化背景对译文的影响。最后是译者的翻译动机,其中又包括了译者的个人喜好以及出于商业、政治、文化等原因,虽说此范素洲学者的翻译动机为何我们无从考究,但毫无疑问的是,译者的动机对翻译方法的选择影响很大。
 
  2.译文读者
 
  翻译的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让译入语的读者了解源语文化从而促进不同文化之间的沟通交流,因此为了达成这一目的就要“投其所好”,即在翻译过程中要充分考虑译文读者的喜好、文化背景与风俗习惯等诸多因素,让读者能够在阅读译文时产生情感共鸣。如何既能克服源语的文化差异而产生的理解障碍又能最大化地保留源语所要表达的文化内涵从而获取读者的青睐,这便涉及到翻译策略的选择和译者的翻译水平了。
 
  3.文本类型
 
  “不同种类的文本需要不同的翻译策略,换句话说,能够解决所有类型文本翻译的方法并不存在”[朱志瑜.类型与策略:功能主义的翻译类型学[J].中国翻译,2004(3)]文本类型与翻译方法息息相关,文本类型大致可分为两种:文学和非文学,《边城》则属于前者,故在翻译中要注重原文作者的情感和立场的表达。沈从文先生对湘西的风俗人情与自然美景是十分喜爱的,《边城》中所体现的人性之美令人动容。故而在翻译中要尤其注意原文作者的情感态度,在处理民俗文化的翻译时也要保留源语文化的民俗之美。
 
  小结:在前文的理论基础之上,笔者将《边城》的民俗文化词语分为五类:物质民俗文化词语、社会民俗文化词语、精神民俗文化词语、语言民俗文化词语,并将其一一列举出来,进一步分析其翻译方法,最后通过这些民俗文化词语的翻译探究影响翻译方法选择的三个因素,即:译者主体性、译文读者与文本类型。
 
  三.《边城》中的民俗文化词语翻译的跨文化因素分析
 
  (一)民俗文化词翻译中的跨文化因素及其影响
 
  1.中越思维方式的差异对民俗文化词翻译产生的影响
 
  “不同的自然和社会形成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文化对客观世界有着不同的理解和认识,不同的理解和认识形成了不同的思维方式,思维方式的不同又必然造成表达思想内容的语言形式的不同”[李庆明,黄勇,等.英汉语言文化比较[M].西安:西北工业大学出版社,2007:12](李庆明,黄勇,等,2007:12)换言之,一个民族的思维方式最直观的体现便是该民族的语言,很多时候,虽说两种语言表达的是同一个意思,但是他们却有着不同的联想和表达方式,这也就体现了不同的思维。例如:在《边城》中有一句夸奖翠翠的话“老伯伯,你翠翠长得真标志,像个观音样子”,此处将把妙龄少女翠翠比作“观音”,突出了湘西人民的神佛信仰。而译文却并没有将这样的比喻直译过来,而是这样表达:“Bácơi,ThúyThúynhàbáclớnlênxinhđẹpquá”,直言翠翠的“đẹp”。类似的处理方式在文中还有不少,例如:“他从河里捉鸭子回来,在码头上见你,他说好意请你上家里坐坐,等候你爷爷,你还骂过他!你那只狗不识吕洞宾,只是叫!”这里描写的是傩送与翠翠初次见面的场景,此句化用了一句中国的俗语:“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而译文“Cậuấybắtvịtbơitrênsôngđemvềnhàthìgặpcháuởbếnthuyền.Cậuấycóýtốtmờicháuvềnhàngồiđợiôngngoại,thếmàcháucònchửicậuấy!”,译者将其漏译没有将这句翻译出来,虽说无碍于读者的理解,但却少了点文化韵味。
 
  2.中越历史文化背景差异对民俗文化词翻译产生的影响
 
  中越两国虽同属汉文化圈,但是其各自的历史发展进程不同,因此两国都各自具有其民族文化特点,这种特点和差异则表现在语言或词汇中。翻译作为这两种不同文化之间沟通的桥梁,自然也会受到这两种文化背后的文化背景差异的影响。“一个民族的历史记载着这个社会的发展,尤其是历史典故,是各民族文化中的精髓,不了解对方的文化便无法理解历史典故在语言中的体现。”(范静,2019)[范静.跨文化视角下的中国民俗文化词语翻译探究——以老舍的《骆驼祥子》英译为例[J].海外英语,2019,No.408,24-25+46.]
 
  例如:“你不开糟坊,如何这样子!你要做仁义大哥梁山好汉,把你那个放下来,请我全喝了吧。”
 
  越译:Ôngcómởlòrượuđâumàhoangtoàngnhưthế?Thôi,bỏcáibầulạiđây,mờitôiuốngcạnhếtnhé!
 
  “梁山好汉”原本出自明代施耐庵的长篇小说《水浒传》,他们是正义的代表,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嫉恶如仇且团结仗义。原文中的老船夫慷慨大方,请人喝酒被顺顺调侃他为梁山好汉,他表面说要喝船夫酒葫芦里的酒,但事实上他却深知老船夫的经济状况,暗地里帮他填满了酒再把酒葫芦送回,此处也突出了顺顺为人之善。而因中越历史文化背景不同,翻译时,译者并没有将这一引用翻译出来,而是意译为“hoangtoàng”(荒唐),也准确表达了原文作者的情感态度。
 
  3.中越风俗习惯差异对民俗文化词翻译产生的影响
 
  俗话说:“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中国不同民族之间的风俗习惯可以说千差万别,而中越两国间的风俗习惯自然也有所差异,而这些差别正是译者在翻译时所遇到的不可避免的困难。“风俗习惯是一个地区或民族在长期的社会生活中形成的文化意识的表现,也是该地区或民族生活方式的体现,它受到政治、经济、文化和艺术等多方面的影响,在很大程度上反映着这一地区或民族的特色。”(陈玉春,2013)在沈从文的《边城》有大量关于湘西风俗习惯的描写,如:端午节风俗、中秋节风俗、婚俗、丧葬习俗等
 
  例1:“她想起秋末酬神还愿时田坪中的火燎同鼓角。”译者越译为:“Côbénghĩđếnánhlửabậpbùng,tiếngtrống,tiếngtùvàởcánhđồngbằngphẳngtronglễhoànnguyệnhồicuốithu.”湘西人民相信鬼神的存在,他们会举行庄严隆重的酬神仪式,乡民通过这样一种方式表达对神灵的崇拜,并以此获得战胜灾难的力量和勇气,当愿望达成也要举行还愿仪式来感谢神灵的护佑。但是在越南人宗教信仰和祭祀仪式中并没有类似的还愿仪式,如果只是只是直译为“lễhoànnguyện”会使读者感到诧异难以理解,因此译者在翻译“lễhoànnguyện”时进行注释说明—“lễhoànnguyện:Lễtạsaukhiđạtnguyệnvọng”消除了这种因风俗习惯差异而造成的理解障碍。
 
  例2:“过了四七,船总顺顺派人来请马兵进城去,商量把翠翠接到他家中去,作为二老的媳妇。”译者越译为:“Saulễcúngtứthất,ôngquảnbếnThuậnThuậnchongườiđếnmờiôngquảnngựavàothành,bànvềviệcôngđónThúyThúyvềnhàlàmvợcủacậuHai.”“四七”是湘西地区旧时的一种丧殡习俗,人死后每隔七天为忌日,祭奠一次,第四个忌日便称“四七”。而据笔者了解在越南人的丧葬习俗中并没有这一习俗,因此为了增强译文的可读性,译者不得不通过直译加注释的方式,解释“四七”这个日子即Tứthất:lễcúngsaukhingườichếtđược28ngày.
 
  以上的例句意在说明了中越风俗习惯差异对翻译的影响,主要体现在译者翻译方法的选择方面,这也启示我们在文学作品的翻译过程中要灵活运用不同的翻译方法,将因中越文化差异而产生的影响最小化,使得译文更加通俗易懂。
 
  (二)《边城》民俗文化词语翻译中体现的文化认同因素
 
  严复先生在《天演论》中提出:“译事三难:信、达、雅。”在翻译中,忠实原文、表达通畅是译者必须做到的一点,这也是评价翻译的标准。而实际上,由于语言文化的差异和文化认同意识的缺失在文学作品翻译过程中仍然存在译者曲解原意,出现误译漏译现象。越译版《边城》作为一个较成功的译本,从译者的选词和翻译方法方面可以看出其中所体现的文化认同因素。
 
  1.历史文化
 
  寻根溯源,中越之间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渊源,尤其是汉字对越南的影响极大,越南古代使用的官方文书都是用汉字书写而成,越南现存的古寺中也都有汉字的存在。虽说现如今越南已经拥有了一套完整的语言文字系统,在其中中仍然存在许多“汉越词”与“汉越音”,虽说这些“汉越词”经过漫长的历史发展,如今已经在词义与用法方面发生了新变化。但是,在中越互译过程中,汉越词的使用频率仍然很高,特别是人名、地名等专有名词的翻译。在《边城》中此类专有名词也有很多,越译大多用汉越词进行翻译,如人名:翠翠(ThúyThúy)、傩送(NaTống)、天保(ThiênBảo)、顺顺(ThuậnThuận);如地名:茶峒(TràĐồng)、碧溪岨(núiBíchKhê)、白鸡关(BạchKêQuan)等等,如此翻译读者能够容易接受,便于促进对译文整体内容的理解与掌握。
 
  2.风俗文化
 
  历史上,中越之间的文化交流频繁,中国文化影响着越南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在风俗文化方面自然也不例外。中越两国有着共通的文化和相似的生活方式,这一点不可置否,尤其在一些传统节日风俗方面表现得淋漓尽致。
 
  例如:“两个新年虽照例可以看到军营里与各乡来的狮子龙灯,在小教场迎春,锣鼓喧阗很热闹。到了十五夜晚,城中舞龙耍狮子的镇筸兵士,还各自赤裸着肩膊,往各处去欢迎炮仗烟火。”
 
  越译:“HaingàyTếtđầunămtuyvậytheolệvẫncósưtửvàđènrồngcủadoanhquânvàcáclàngkhácđếnmúa,lúcđónxuânởbãitập,chiêngtrốngđánhrấtrộnràng;tớitốingàyrằmthángGiêng,binhsĩtrấnthủmúarồng,múasưtửtrongthành,ainấycòncởitrầntớicácnơiđónmừngđốtpháo.”
 
  例句中的“舞龙耍狮子”译者直译为“múarồng”、“múasưtử”,在一些喜庆的节日,人们通过舞龙或者舞狮子来消灾祈福,这是我国历史上以来存留下来传统习俗,在民间广为流传,颇受欢迎。在越南也有同样的风俗习惯,虽说越南的“龙”和“狮子”在外形上与中国的有一些不同,但是其寓意相同,都是中秋或春节等佳节通过舞龙和舞狮给人们带去吉祥与欢乐。利用读者的心理认同感直译“múarồng”、“múasưtử”,会让读者倍感亲切。
 
  3.价值观文化
 
  价值观文化,常常能够通过人民的言语表达和思想体现出来。价值观的形成受到诸多因素的影响,如环境、教育、文化背景等。基于上文提及的中越之间在历史、宗教、风俗等方面都有一定的相似性与文化认同,因此在看待人事与命运时,亦会有相似的感知与选择。如:“一切皆是命,半点不由人”(Tấtcảđềucósốmệnh.)的感叹以及“天保佑你,死了的到西方去,活下去的永保平安”(Trờiphùhộchoôngcháu,ngườichếtthìvềTâyPhương,ngườisốngthìđượcbìnhyênmãimãi)的怜悯与同情。可以看出中越两国人民深受佛教、道教等宗教思想的影响,信“命”,认为冥冥之中上天自有安排。也相信鬼神,活着祈求神明护佑,也祈盼死后能够抵达西方极乐世界。原文中中似此类宗教信仰与体现价值观的描写,译者多用直译的方法进行翻译,也能得到读者的理解与认同,证明越南人民对中国文化有一定的心理认同。
 
  (三)跨文化视角下分析文化与翻译的关系
 
  随着全球化的不断深入,翻译被越来越多的翻译学者视为一种跨文化交流的活动。事实上,翻译也不仅仅是一种单纯的语言符号的转换,它同时也承担着文化传输的任务。语言与文化,是每一个译者在翻译过程中无法忽视的两个重要的要素,语言要素是翻译的基础前提,文化与翻译两者更是息息相关。
 
  1.文化因素影响翻译质量
 
  如何判断翻译质量的好坏,要从读者的角度着手,“使译文的读者能够得到与原文读者大致相同或近似的感受就是好的或比较好的译文;想去甚远或完全不同,则是质量低劣甚至是不合格的译文”(范仲英,1994)。[范仲英.实用翻译教程[M].外语教学于研究出版社.1994]而想要达到上述的翻译效果,则要正确理解与认识源语及目标语文化元素,译者要善于利用不同文化背景知识来分析文化差异,翻译时要注意文化的转换,尽量避免因文化差异而导致读者产生理解障碍。
 
  2.翻译过程体现文化因素
 
  翻译是两种不同文化之间沟通交流的桥梁,每一个民族的文化多少都会受到外来文化的影响,并且在与不同的文化的碰撞中,不断完善发展。真正意义上的翻译,不是语言翻译,而是文化的重新编码。在汉越互译过程中,文化因素也时有体现,文化层面的互动,在跨文化交流中越来越得到重视。如今,中越之间的文化往来日益频繁,中国影视作品、文化作品等不断被越译传入越南,并受到越南民众的欢迎。中国的饮食文化、节日风俗、宗教文化等也在越译过程中被越南人民所熟悉。只有正确认识文化与翻译的关系并充分理解翻译的本质,才算得上成功的翻译,才能更好地促进跨文化交流。
上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