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免费查重 >

论文技巧案例-供应链金融对电力行业融资约束的影响研究

作者:学术家 发布时间:2021-01-19 10:43 www.qmjij.com

  随着供应链金融模式的引进和发展,这种融资模式在我国已成为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题的重要措施。本文从现金—现金流敏感性角度出发,以A股41家电力行业上市公司相关数据作为研究样本,通过现金—现金流敏感性模型,验证样本企业是否面临着融资约束以及供应链金融模式对样本企业融资约束的影响。实证结果表明,目前我国的火电行业上市公司存在显著的融资约束,而供应链金融模式的发展对火电企业的融资约束有显著影响,其中供应链金融缓解火电企业融资约束的效果与金融发展水平成正相关关系。由于不同类型的电力行业成本组成不同,前后期投入成本比例差异较大,故融资约束程度存在显著的差异。

 
  自1997年电力体制整体性改革以来,为遵循“政企分开、省为实体、厂网分离、竞价上网”的改革要求,为此,我国电力行业开始步入政企分开、公司化改组的发展轨道,这也是电力行业进行多元化竞争良性发展的开端。电力行业是资金密集型产业,前期建设资金投入额度大,时间周期跨度也较长,虽然持续生产能力很强,但建设周期太长,建成之后固定资产也较少,且变现能力差,加之行业融资结构过于复杂,地区差异较大。这些问题严重影响着电力行业的融资问题,阻碍了电力行业的良好发展。特别是一些经营能力较弱,会计信息披露不完善,信用等级评级普遍较低,规模较小,股东偿债能力较弱的中小电力企业,更是容易受到融资约束,融资约束往往是被认为制约中小企业发展的瓶颈。
 
  电力行业是国民经济中的基础性行业,也是不可或缺的行业,在国民经济发展过程中占据着不可替代的地位,只有电力行业稳定且健康持续的发展,我国经济才能持续平稳的发展。可见,缓解电力行业融资难的困境势在必行,特别是在当前宏观环境下,各行各业举步维艰,金融需求直线上升,在原有的融资模式和标准上的供需匹配度下降,迫使金融机构和中小企业积极做出相应的变革,加速发展,以应对生存和竞争压力。
 
  在中小企业普遍存在融资约束的大环境下,本文旨在通过我国部分沪市、深市的A股电力行业上市公司2007—2018年的相关数据,建立计量模型,实证分析供应链金融的发展是否能够对电力企业融资约束起到缓解作用。
 
  二、文献回顾
 
  供应链金融的概念经过上世纪90年代前期的产品探索,在本世纪初随着“1+N”融资模式的发展逐渐成熟,“供应链金融”产品2006年时正式在原深圳发展银行首次推出,随后国内各大银行积极效仿推出。随着供应链金融业务在各行各业的实践不断深入,以及国家对供应链管理改革的日益重视,学术界对供应链金融的研究热情也不断高涨,理论研究与实践的结合越来越紧密,供应链金融模式越来越完善,业务范围也逐渐变得广泛。
 
  基于本文的研究主题,笔者将围绕供应链金融模式对中小企业融资约束缓解相关的主要研究方向及其重要研究成果进行归纳和总结,主要分为三个方面:供应链金融的相关文献研究、供应链金融对电力行业的融资影响相关文献研究、供应链金融对中小企业融资约束缓解作用的评估方法。
 
  (一)供应链金融的相关文献研究
 
  供应链金融概念最早起源于国外,最早由国外学者Timme(2000)提出[1]。Leora(2004)从中小企业在社区银行融资的大背景下引出了供应链金融的概念[2]。霍夫曼(Hofmann,2005)首先梳理了供应链金融模式的参与者、要素以及功能[3]。马西斯等人(Mathisetal,2010)指出要想维持长期的利润最大化,必须在较低的融资成本下满足客户的融资需求,因此要引入一种新型的融资方式在供应链各个环节给予融资支持[4]。国内学者关于供应链金融服务模式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一是从中小企业融资瓶颈探讨供应链金融推出的必要性[5]。二是从组织的角度归纳分析现行情况下供应链金融的各种模式[6]。三是借用相关模型佐证供应链金融模式对中小企业融资约束缓解的研究。
 
论文技巧案例-供应链金融对电力行业融资约束的影响研究
  (二)供应链金融对电力行业的融资影响相关文献研究
 
  陈德胜等人(2014)从近年来金融服务的供给入手,提出电力体制整体性改革影响融资需求,宏观经济环境的改变影响金融服务供给,两者共同决定未来电力行业融资发展走向的观点[7]。而国内对电力行业的融资模式研究大多集中于PPP融资、TOT融资、ABS融资、BOT项目融资和资产证券化融资等模式,借用供应链金融模式进行融资的例子较少,电力行业融资与供应链金融发展之间的关系方面的研究也相对较少。不过也有部分学者选择从供应链金融模式对电力行业融资的作用效果进行研究。刘宗旭等人(2014)从电煤公司及其上下游中小企业等主体出发,选择合理的财务指标为自变量构建对应地融资风险评价体系,在数据库收集相关指标数据后进行整理,再通过运用主成分分析法和Logistic模型进行实证分析[8]。洪科(2010)提出“产品支付”和应收账款两种保理融资方式[9]。肖福利等人(2012)以电力设备生产企业为研究背景,剖析其受到的融资约束的原因,介绍了“存货抵押”、“应收账款”两种融资方案作为对策,两种方案以问题为导向,对症下药、可行性高、风险小,能够有效缓解电力设备生产企业的融资难题,并能给金融机构带来丰厚利润[10]。展浩杰(2019)从资金周转率、成本优势和企业信用等角度分析了供应链金融服务能及时缓解电煤企业融资约束[11]。郑珺(2018)从融资渠道多样性和有效性的角度出发,得出电力企业只要能够合理的运用供应链金融服务,就能在一定程度的化解公司的现金流危机,能够较好的解决公司的融资约束问题[12]。
 
  (三)供应链金融对中小企业融资约束缓解作用的评估方法
 
  波弗尔等人(Pfohletal,2009)运用数学模型验证了融资成本率可以通过减少资本成本来降低[13]。熊熊等人(2009)为了减少主观因素影响,尝试以主成分分析法和Logistic回归方法构建评价中小企业融资过程存在的风险模型,实证分析后得出中小企业的融资困境能够在供应链金融模式下得到缓解,能够降低金融机构承担的风险[14]。陈平等人(2015)在银企存在信息不对称的环境下采用博弈论的方法,用未采用供应链金融的融资模式和采用供应链金融的融资模式进行对比分析,通过银行和中小企业前后之间的融资博弈行为,论证了中小企业与银行之间由于信息不对称问题所面临的融资难的问题能够通过供应链金融得到有效地缓解[15]。
 
  Almeida(2004)首先提出从现金—现金流敏感性的角度检验企业融资约束的程度[16],此后国内外的文献多数都采用这一指标作为衡量企业融资约束的手段。连玉君等人(2008)选择从模型设定、衡量偏误、内生性偏误等多个角度出发,对Almeida的模型进行了补充修正,并重新验证了现金—现金流敏感性可以作为检验融资约束假说模型[17]。张伟斌等人(2012)从现金-现金流敏感性的角度出发,以2001-2010年所有A股上市公司为样本,通过对供应链金融服务缓解中小企业融资约束影响的实证分析,得出我国中小企业目前存在的融资约束问题,且中小企业的融资约束能够在引用供应链金融服务时得到有效缓解[18]。李宝宝等人(2016)运用与张伟斌近似的模型和方法,以2008-2015年深市中小板制造业企业为样本,得出了与张伟斌相同的结论[19];沙拿利等人(2019)也是运用于张伟斌相似的模型和方法,以2007—2017年申万行业分类下“黄金珠宝类”的上级行业分类“轻工制造”业相关企业为样本,得出了与张伟斌和李宝宝部分相同的结论[20]。薛丽达等人(2019)从银行垄断势力这一新的视角出发,利用现金—现金流敏感性模型进行实证研究,结果表明我国企业存在明显的融资约束,银行垄断势力的存在会进一步加强企业融资约束,其中,中小企业受到的影响更为严重[21]。刘兢轶等人(2019)同样通过现金—现金流敏感性模型进行实证研究,以深市中小板上市的535家新型技术公司数据为样本,检验供应链金融能否真正缓解新型技术中小企业的融资约束。研究结果表明:新型技术型中小企业显著存在融资约束,其中新型科技型中小企业所受融资约束程度与其面临的信息不对称程度成正相关,不过供应链金融模式的发展能够缓解中小企业的融资约束问题[22]。
 
  三、假设的提出
 
  在理想中的完美市场大环境下,企业可以借助资本市场平台获得充裕的资金用以投资对其有增值潜力的项目,不必完全依赖其内部资金才能获得投资和成长;而在现实中,由于代理和信息不对称问题的存在,导致企业在外部融资的过程中面临较高的融资成本,导致其投资资金难以支持所有潜在的投资机会,即所谓的融资约束。我国的电力企业由于在资产规模、财务透明度和经营规范性等方面的限制,在融资中长期处于较为弱势的状态,而企业所面临的融资约束不仅与企业自身的信用水平、经营状态和发展预期等因素相关,也受到外部金融市场整体发展水平的影响。
 
  随着金融发展水平的提高,大大地缓解金融机构与实体企业之间的信息不对称问题,资金的匹配度也会升高,企业的融资渠道也随之拓宽。供应链金融模式通过将供应链贸易中的商流、物流、资金流与信息流结合,实体企业与金融机构之间的信息不对称问题得到了解决,融资过程中的风险将会减少,实体企业的融资门槛和融资成本随之降低,则电力企业面临的融资约束现状能够被有效缓解。
 
  不同类型的电力行业前后资金投入比不同,将电力企业按不同的发电模式分成不同的样本,通过对不同类型发电企业样本量的筛选,舍弃了样本数量较少的电力企业,最终只筛选出来两个样本,一是火力发电企业样本,二是水力发电企业样本。
 
  基于上述理论分析,本文分别提出假设H1、H2和H3、H4.
 
  H1:我国的火电企业存在着融资约束,即现金—现金流敏感性显著;
 
  H2:供应链金融的发展对火电企业的融资约束具有缓解作用。
 
  H3:我国的水电企业存在着融资约束,即现金—现金流敏感性显著;
 
  H4:供应链金融的发展对水电企业的融资约束具有缓解作用。
 
  四、实证分析
 
  (一)样本选择与数据来源
 
  我国商业银行最早从2006年开展供应链金融方面的相关业务,因此本文选取2007—2018年的相关上市电力企业作为研究样本。为了减少“噪音”影响,本文剔除了以下几类样本:上市时间不超过5年的公司;经过特殊处理和特别转让处理的公司(ST/PT);同时在多个股票交易市场进行融资的公司;资产负债率超过100%,已经资不抵债的公司。由于极端值的存在,本文对所有的连续变量采用1%的Winsorize处理经过处理后,本文得到两组数据,分别为29个和12个样本,共482个观测值。
 
  本文的数据包括部分深市、沪市的A股能源行业上市公司财务数据及国家货币市场与政策工具数据。其中,相关上市公司财务数据来自国泰安CSMAR数据库和Wind数据库,国家货币市场与政策工具数据来源于中国人民银行网站历年发布的《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本文运用SPSS及STATA16对选取的数据进行分析。
 
  (二)模型构建及变量设定
 
  基于前文中文献综述对目前国内外研究方法的总结,本文借鉴连玉君(2008)“改进的现金—现金流敏感性模型作为基准模型,用于验证样本企业所受融资约束情况”[17];借鉴张伟斌等人(2013)的模型作为扩展模型,“用于验证供应链金融融资模式对样本企业所受融资约束的缓解效果”[18]。
 
  1.基准模型:
 
  …………………………………………………………………………………(1)
 
  式中:△Cash为企业当期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的变动;CF(CashFlow)表示中小企业在当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Size表示企业总资产规模;Growth表示企业在未来的投资机会,本文中选择企业的总资产增长率来替代这一指标;Expend(expenditure)表示资本支出;△NWC(networkingcapital)表示非现金营运资本的变动;△SL(shorttermloan)表示企业短期贷款的变动。资本支出会减少企业的现金持有量,并且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与短期贷款和非现金营运资本都存在互相替代关系,所以预计a4、a5和a6三个系数的符号为负。d和f为反映时间效应和个体效应的虚拟变量;ε为残差项;i、t分别代表企业和年份。
 
  “待估参数a1即企业的现金—现金流敏感性,用来衡量企业所面临的融资约束程度”[17],由于企业为满足日后潜在的投资需要需留存一定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因此预计a1的估计值将显著大于零。
 
  2.扩展模型:
 
  ……………………………………………(2)
 
  “扩展模型进一步验证了‘供应链金融的发展能够缓解中小企业的融资约束程度’。SCF(SupplyChainFinance)表示供应链金融发展情况,参考既有研究,本文选择中国人民银行统计板块的全国短期贷款(发生额)、商业汇票(发生额)和贴现(发生额)作为衡量供应链金融发展水平的三个衡量指标;SCF*CF即供应链金融的发展状况与企业现金流的交叉项,若交乘项系数a2为负且显著,则说明供应链金融的发展能够让企业面临的融资约束有所缓解”[18]。其中,主要变量的具体定义如下表所示:
 
  表4-1主要变量定义
 
  变量符号 变量含义 计算方法
 
  Cash 现金及现金等价物 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总资产
 
  △Cash CASH的变动值
 
  CF 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 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总资产
 
  SCF SCF1:全国短期贷款(发生额);SCF2:全国商业汇票(发生额);SCF3:全国贴现(发生额) 全国短期贷款(发生额)/GDP、商业汇票(发生额)/GDP、贴现(发生额)/GDP
 
  SCF*CF 供应链金融与企业现金流的交乘项
 
  Size 企业总资产规模 总资产的自然对数
 
  Growth 企业的总资产增长率
 
  Expend 资本支出(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所支付的现金-处置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收回的现金净额) 资本支出/总资产
 
  NWC 非现金营运资本(流动资产-流动负债-货币资金) 非现金营运资本/总资产
 
  △NWC NWC的变动值
 
  SL 短期借款 短期贷款/总资产
 
  △SL SL的变动值
 
  五、实证结果与分析
 
  (一)火电行业实证结果与分析
 
  1.描述性统计分析
 
  表5-1列示了实证分析中所涉及相关变量的描述性统计量。可以看出火力发电样本企业的现金持有比率呈现出较为明显分化:△Cash的最小值为当期总资产的-0.2223倍,最大值为0.6718倍,最大值数值是最小值绝对值的3倍以上。可见,样本企业中的现金持有行为存在明显的差异,因此研究火力发电企业现金持有策略的影响因素具有较强的现实意义。现金流的均值仅为7.76%,最小值为-23.26%,其标准差为9.35%,与均值相近,表明样本企业的当期产生的现金流净额相对现金持有而言波动较小。
 
  表5-1火电行业主要变量的描述性统计
 
  变量 样本数 平均值 标准差 最小值 最大值
 
  △Cash 338 0.0092 0.0736 -0.2223 0.6718
 
  Size 338 23.8140 0.6724 20.4162 26.2207
 
  CF 338 0.0776 0.0935 -0.2326 0.5495
 
  Growth 336 0.0727 0.2751 -0.8462 0.9992
 
  Expend 338 0.0419 0.0592 -0.0651 0.4989
 
  NWC 338 -0.0594 0.0948 -0.3378 0.2505
 
  △SL 336 -0.0031 0.0763 -0.3743 0.3431
 
  SCF1 338 0.3883 0.1197 0.1369 0.5200
 
  SCF2 338 0.2685 0.0584 0.1553 0.3430
 
  SCF3 338 0.6957 0.3332 0.3048 1.4826
 
  CF*SCF1 338 0.0236 0.0324 -0.0968 0.2506
 
  CF*SCF2 338 0.0202 0.0258 -0.0718 0.1805
 
  CF*SCF3 338 0.0545 0.0791 -0.2070 0.6225
 
  2.回归结果
 
  通过面板数据进行的个体效应的F检验和带有辅助回归的Hausman检验结果,选择使用固定效应模型对面板数据进行回归估计。
 
  本文首先验证不存在供应链金融融资相关因素影响下样本企业的现金—现金流敏感性。如基准模型结果,即表5-2中结果1所示,企业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系数为正,Expend、△NWC和△SL变量的符号均与预期相符,且均在10%的水平上显著,部分变量在5%的水平上显著,较好地验证了理论假说,说明火电样本企业存在着现金—现金流敏感性,企业面临着融资约束问题,假设H1得以验证。
 
  为了估计供应链金融对样本企业现金—现金流敏感性的影响,依次在扩展模型中加入分别从不同维度代表供应链金融发展程度的指标SCF1、SCF2、SCF3及其与CF的交乘项,从结果2、结果3、结果4来看,三项供应链金融发展程度指标与现金流交乘项的回归结果与预期相差较大,三项供应链金融发展程度指标中只有全国贴现(发生额)这个指标符合预期,该指标与现金流交乘项的回归结果均在10%的水平上显著,核心变量在1%的水平上显著,且全国贴现(发生额)指标与现金流交乘项的系数为负数,假设H2得到验证,说明我国的火力发电上市公司面临的融资约束因供应链金融的发展得到有效缓解。
 
  表5-2模型回归结果
 
  变量 结果1 结果2 结果3 结果4
 
  CF_w 0.0814*
 
  (0.044) 0.134
 
  (0.088) .140
 
  (0.236) .339***
 
  (0.076)
 
  CFSCF1_w -.192
 
  (0.250)
 
  CFSCF2_w -.240
 
  (0.837)
 
  CFSCF3_w -.425***
 
  (0.103)
 
  SCF1_w 0.006
 
  (0.032)
 
  SCF2_w -.009
 
  (0.082)
 
  SCF3_w .044***
 
  (0.012)
 
  Size_w 0.011*
 
  (0.006) 0.011*
 
  (0.006) 0.011*
 
  (0.006) .011*
 
  (0.006)
 
  Growth_w 0.032**
 
  (0.013) 0.030**
 
  (0.013) 0.030**
 
  (0.013) .028**
 
  (0.013)
 
  △NWC_w -0.087*
 
  (0.049) -.097*
 
  (0.050) -.090*
 
  (0.050) -.105**
 
  (0.049)
 
  Expend_w -0.170**
 
  (0.070) -.181**
 
  (0.072) -.178**
 
  (0.072) -.133*
 
  (0.069)
 
  △SL_w -.124**
 
  (0.048) -.125**
 
  (0.048) -.125**
 
  (0.048) -.108**
 
  (0.047)
 
  _cons -.259*
 
  (.148) -.263*
 
  (0.148) -.265*
 
  (0.148) -.284**
 
  (0.142)
 
  注:①***、**、*分别代表在1%、5%、10%的统计水平上显著。②括号内为稳健标准误。
 
  3.结果分析
 
  实证分析结果表明,火力发电上市公司存在显著的融资约束问题,且其中衡量供应链金融的发展情况的全国贴现(发生额)这一指标会对火力发电企业的融资约束产生明显的影响,不过衡量供应链金融发展情况的全国短期贷款(发生额)和商业汇票(发生额)指标不能有效缓解火力发电企业的融资约束。
 
  研究方法角度而言,我国的供应链金融引进的时间较短,目前仍处于不断地探索与完善阶段,仍然未设立权威的统计部门对供应链金融的发展程度设置专门的统计指标,采用全国短期贷款(发生额)SCF1、全国商业汇票(发生额)SCF2、全国贴现(发生额)SCF3分别作为预付账款融资、货物质押融资、应收账款融资的替代变量,但是将替代指标完全与“供应链金融发展水平”关联显然不符合现实情况,因此使用这些指标来度量我国的供应链金融发展水平是存在一定偏误的。
 
  产业角度而言,出现这一结果的原因是:1)火力发电行业的供应链金融业务发展程度相对比较落后。当前国内缺乏作为核心企业的火力发电企业,且还缺乏为其上下游中小企业提供担保等资金信用扶持手段的意愿,虽然有部分企业为其上下游企业提供相应的融资服务,但其模式比较单一,以应收账款融资为主;2)火力发电企业的应收账款资产较多,预付款项资产较少。从表5-3可以看出,火电行业的应收账款余额平均值高达21.448亿元,是预付账款余额平均值的4倍以上,故其预付账款融资模式的开展受限;3)火力发电有着价值高,产品抽象,价格难以评估的特点,也导致了其在作为不动产质押和变现时难度较大,故其货物抵押融资模式的开展受限。综合而言,目前火力发电行业的供应链金融发展存在较大瓶颈,因此出现其融资约束因部分供应链金融指标发展而得到缓解的显著性不明显情有可原。
 
  表5-3火电行业部分资产的描述性统计
 
   样本数 平均值 标准差 最小值 最大值
 
  应收账款净额
 
  (单位:亿元) 338 21.448 32.741 0.006 246.578
 
  预付款项净额
 
  (单位:亿元) 338 4.590 7.483 0.000 49.991
 
  存货净额
 
  (单位:亿元) 338 10.334 14.169 0.006 95.437
 
  固定资产净额
 
  (单位:亿元) 338 309.510 483.556 0.670 2463.174
 
  (二)水电行业实证结果与分析
 
  1.描述性统计分析
 
  表5-4可以看出,水力发电样本企业的现金持有比率整体相近:△Cash的最小值为当期总资产的-0.1369倍,最大值为0.1945倍,最大值和最小值绝对值相近。可见,样本企业的现金持有行为不存在显著差异,研究影响企业现金持有策略的因素的现实意义不大。现金流的均值仅为9.54%,最小值为-0.84%,其标准差为9.38%,与均值相近,表明样本企业的现金流和现金持有的波动都较小。
 
  表5-4水电行业主要变量的描述性统计
 
  变量 样本数 平均值 标准差 最小值 最大值
 
  △Cash 144 0.0091 0.0469 -0.1369 0.1945
 
  Size 144 22.4393 1.2990 20.3731 25.9336
 
  CF 144 0.0954 0.0938 -0.0084 0.6520
 
  Growth 144 0.2741 1.4602 -0.7950 16.5529
 
  Expend 144 0.0571 0.0564 -0.0234 0.2653
 
  NWC 144 -0.1567 0.1151 -0.4505 0.1253
 
  △SL 144 -0.0062 0.0631 -0.2465 0.1588
 
  SCF1 144 0.3883 0.1197 0.1369 0.5200
 
  SCF2 144 0.2685 0.0584 0.1553 0.3430
 
  SCF3 144 0.6957 0.3332 0.3048 1.4826
 
  CF*SCF1 144 0.0124 0.0194 -0.0035 0.1086
 
  CF*SCF2 144 0.0117 0.0222 -0.0025 0.1577
 
  CF*SCF3 144 0.0314 0.0875 -0.0056 0.7385
 
  2.结果分析
 
  水力发电行业的现金持有行为不存在显著差异,研究影响企业现金持有策略的因素的现实意义不大,故未进行进一步的回归分析。
 
  产业角度而言,导致水力发电企业的现金持有行为不存在显著差异的原因是:水力发电企业前期投入成本巨大,后期成本相对较少。且供应链金融在国内开展相关业务前,样本中水力发电企业都已建立,前期成本均已投入,对供应链金融的依赖性不明显。其次,当前国内比较大的水力发电企业较少,且还缺乏作为核心企业为其上下游中小企业提供担保等资金增信扶持手段的意愿。
 
  六、结论
 
  本文从我国中小企业普遍面临的融资难、融资贵现状出发,以现金—现金流敏感性为基点,重点研究了供应链金融发展对我国电力企业融资约束的缓解作用。笔者利用我国部分深市、沪市的A股上市公司2007—2018年数据,建立计量模型,实证分析供应链金融的发展对电力企业融资约束的缓解效果,得出以下结论:
 
  我国火力发电企业存在明显的现金—现金流敏感问题性,即存在较明显的融资约束。且火力发电企业所受融资约束的缓解效果会随着供应链金融的发展水平而改变,金融发展水平对供应链金融缓解火电企业融资约束起到正向调节作用,只是目前只有全国贴现(发生额)这一指标显著影响火力发电企业所受的融资约束。不同类型的电力行业成本组成不同,前后期投入成本比例差异较大,故融资约束程度存在显著的差异。
 
  我国的供应链金融引进的时间较短,目前处于不断地探索与完善阶段,仍未设立专门的权威统计部门对供应链金融的发展程度设置专门的统计指标,尽管有短期贷款、贴现、票据融资能够近似替代供应链金融的发展水平,但是将其完全与“供应链金融发展水平”关联显然不符合现实情况,因此使用这些指标来度量我国的供应链金融发展水平是存在一定偏误的。且我国供应链金融业务发展程度比较落后,其对应的融资模式模式比较单一,特别是火力发电企业,主要以应收账款融资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