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专业问答 >

论文写作模式-多元有序Logistics研发国际化回归分析

作者:学术家 发布时间:2021-04-23 13:26 www.qmjij.com

   

 
  在世界经济一体化迅猛发展的今天,知识和创新在提高企业乃至国家的综合实力,赢得国际竞争上所发挥的作用愈发突出,这也导致越来越多的跨国公司选择通过跨国并购、绿地投资、设立海外分公司等多样的研发国际化途径来获取全球创新资源,提高自身创新实力。而为深入探究发展中国家企业研发国际化和创新绩效情况,本文利用2018年上海工博会所采集到的一手企业数据,并结合多元有序Logistics回归模型进行实证分析。结果表明:(1)对于中资企业而言,研发国际化对其自身创新绩效的提高有正向促进作用。(2)地理多样性即研发国际化广度能够正向影响中资企业研发国际化和创新绩效之间的关系,而东道国制度和技术水平差距对于二者之间的关系没有显著影响。
 
  世界经济一体化的趋势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持续深入发展,这无疑给各经济体带来了更加广阔的市场和机遇,越来越多跨国公司加入了海外扩张的行列。与此同时,来自全世界各个区域的对手自然使得同行企业间的竞争越发激烈,技术和产品的更新换代速度也不断提升,为维持并稳步提高自身实力,实现长期稳定发展、盈利,企业逐渐意识到掌握核心知识和技术和保持强劲的创新能力的必要性。因此,自贸易与生产实现全球化之后,跨国公司继而又提出了另一全球化发展战略举措:研发国际化。作为研发国际化的先行者和引领者,西方发达国家的跨国公司凭借自身优势已成功在全球不同区域进行研发创新,但随着中国政府“全面提高开放型经济水平”和“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两大国家发展战略的推行和中资企业自身实力的不断增强,出于了解行业发展态势,开拓国际市场,学习先进知识和技术,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建立国际竞争力的需要,越来越多的中资企业采用跨境并购、对外直接投资、建立海外研发机构和子公司,高校建立技术联盟等方式探索和实施海外创新活动,以期望实现创新能力的“弯道超车”。在2018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数额接近1500亿美元,投资的地
 
  理空间范围能够覆盖整个世界的188个地区和国家,已经跃升为全球第二大投资国
 
  [1],相比于20世纪前不足30亿美元的年投资额,其确已实现了跨越式的增长。
 
  1.2研究意义
 
  学习海外先进技术和知识,提升自身创新实力和水平是促使相当一部分中资企业走出国门,进行海外研发活动的一个强烈动机。然而到目前为止,学界对于企业研发国际化和创新绩效二者之间的关系还未达成统一认识。绝大多数学者认为研发国际化能够显著提升企业创新能力和创新绩效,但也有学者通过实证分析发现二者可能并不是简单的线性关系,也可能是U型、倒U形、S型等非线性关系。还有少数学者对于二者之间的作用机制、调节因素等作了进一步的分析探讨。相比于已经参与海外研发活动数十年的西方发达国家跨国公司,中资企业存在着自身研发实力弱、国际化经验不足等局限,其研发国际化的起步较晚,参与者较少。因此,学界已经发表的该领域的文献大多数以西方发达国家跨国公司为研究对象,对于像中国这样的新兴经济体并没有给予足够的关注。但由于中西方国情的不同,基于西方发达国家的研究结论并不一定符合中国实际情况,因此本文以中资企业为研究对象,着重分析海外研发行为是否能提升中国企业创新能力以及哪些因素对于二者关系会产生影响,希望能为日后
 
  准备进行研发国际化活动,参与全球竞争,提升自身创新能力的中资企业提供一些可供参考的建议。
 
  1.3研究内容
 
  本文以2018年上海工博会上所收集的中资企业样本为研究对象,结合定性和定量的分析方法来探究中资企业海外研发的情况。本研究的目的主要在于分析和探究以下两个问题:首先,对于中资企业而言,进行研发国际化活动能否真正促进其提高创新绩效和创新水平;其次,哪些因素将对开展海外研发活动的中资企业的创新绩效的提高产生影响,以及其中的作用机理。
 
  1.4研究框架
 
  本文以中资企业研发国际化和创新绩效为研究核心,内容大致包括引言、文献综述、理论分析与假设、样本选择和研究方法、研究结果分析、结论六部分。
 
  第一章,引言。概述本研究的背景、意义、内容和框架。
 
  第二章,文献综述。基于学界已发表的国内外相关文献,对于研发国际化的内涵、其对企业创新绩效造成的影响、影响因素等相关内容进行梳理。
 
  第三章,理论分析和假设。结合前一章的理论综述,提出本文的研究假设。第四章,样本选择和研究方法。本章简要分析样本企业的数据特征并运用相关指
 
  标初步进行描述性分析,以及介绍本文的各主要变量以及所选用的模型方法。
 
  第五章,研究结果分析。根据上述选取的分析模型、方法对所获取的样本数据进行回归分析,并对其研究结果做出解读。
 
  第六章,结论。梳理全文,总结、回顾整个研究的主要问题和结论。
 
  2、文献综述
 
  2.1研发国际化
 
  关于研发国际化(R&Dinternationalization)的内涵,国内外学者还存在着不同的见解,目前尚未得到一个明确统一的定义。Cantwell认为研发国际化只要指跨国公司在东道国或全球网络中设立海外研发机构,基于其自身竞争力和管理资源等在全球进行技术研发和创新活动[2]。而国内学者景劲松等人则把研发国际化定义成一种技术创新的新范式。企业的研发活动不再仅仅局限于母国内,他们可以利用境外并购、与国外大学建立技术联盟、设立海外子公司等方式将其创新活动的地理空间范围扩展到整个世界,主要特征是从全球获取人才、信息等创新资源获取的全球性,创新组织网络化发展[3]。两种定义含义基本相同,即企业研发创新活动跨越地理边界,以对外直接投
 
  资、并购、设立研发机构等不同形式在全球范围内扩展的行为。
 
  2.2研发国际化与创新绩效
 
  利用不同国家和地区丰富的科研人才,学习其先进科技、知识,以实现企业创新能力的提升,自身的影响力和竞争力极大增强是支撑绝大多数企业走出国门,参与海外研发活动的一个主要目的。一定程度上,对于企业而言,如果研发国际化行为未能带来创新产出的提高和创造能力的实质性发展,那么研发国际化行为无疑是没有意义的。因此,研发国际化到底如何影响创新绩效是企业和众多本领域的学者所关注的热点问题。而对于二者之间的关系,许多学界学者运用各类实证方法对其进行了深入的分析和探究,其中何爱等(2018)、陈衍泰等(2017)、王晓燕(2017)、Adalikwu(2011)、IwasaandOdagiri(2004)等大多数学者的研究结果表明研发国际化行为的存在能够正向促进企业创新绩效的提升[4-8]。而学者SchmidtandSofka(2006)则认为由于对东道国制度,文化环境不熟悉而导致企业在当地缺乏嵌入性,这种外来者劣势会对企业海外研发带来负面影响[9]。还有部分学者通过实证分析的方法发现二者并不是简单的线性关系,还存在U形、倒U形、S形等非线性关系。Hsu(2015)等学者选用台湾的高科技公司作为样本,通过实证研究发现二者是一种U形曲线关系,企业在海外开展研发活动的初期由于缺乏国际化经验,外来者劣势突出,为应对陌生东道国国家制度、文化环境带来的挑战,将不得不耗费许多资源和成本,然而随着企业对东道国环境的不断熟悉,各种资源限制和沟通管理成本不断缩减,东道国异质性创新资源给
 
  企业带来的效益最终会逐渐超过成本,实现创新产出的稳步提高[10]。Berchicc(i2013)
 
  等学者的结论却刚好相反,他们的看法是企业在进行海外研发的初期能够学习到更多多样性的知识和技术而促进其创新产出和研发能力水平的上升,然而当研发国际化活动逐步深入,其规模扩大到一定程度,企业在跨国研发网络中的全球研发网络的组织协调成本不断增加,范围经济与规模经济的优势相应降低,创新绩效也呈下降趋势[11]。除了U形、倒U形关系外,Chen等学者(2012)将研发国际化分为三个阶段:去中心化阶段、过渡阶段和再中心化阶段,根据发展阶段的不同,企业的研发国际化活动与创新绩效之间呈现S形关系[12]。还有部分学者将研发国际化细分为研发国际化深度和研发国际化广度两个方面并对二者关系进行更加深入的探讨。李梅、卢程(2019)选取沪深信息技术业上市公司企业作为实证分析样本,他们发现研发国际化广度的增加会对企业创新绩效带来正向效应,但是研发国际化深度却会负向影响企业的创新绩效[13]。而钟艳(2019)等学者的结论却是研发国际化强度、多样化与创新绩效所呈现
 
  的是U型关系[14]。
 
  而关于企业的研发国际化活动究竟如何对于创新绩效的提高产生正向促进作用,多数学者利用“反向溢出效应”为其提供了相对合理的解释。新兴经济体通过设立海外研发机构或子公司等方式来获取东道国发达的知识和技术并将其内部化,之后将知识和技术转移回母国企业来进一步影响其创新能力和绩效[15-16]。
 
  而关于参与海外研发活动的企业的创新绩效会受到哪些因素的影响,目前学界主要从企业自身、母国和东道国之间的差距两个角度进行探讨。首先从企业角度出发,企业吸收能力、国际化经验、企业研发国际化的广度和深度等因素得到过学者较多的探讨。其中,陈衍泰(2017),李梅、余天骄(2016),何爱(2017),Thakur-Wernz(2018)等多位学者的研究表明吸收能力和国际化经验这两个因素能对海外研发和企业创新绩效起到显著正向调节的作用[17-18]。而对于企业研发国际化的广度即地理多样性这一因素,学界还存在不一样的结论。一方面,有学者认为大部分企业进入国际市场进行研发活动的原因主要是学习当地异质性知识和技术,因此企业研发活动所涉及的地理空间越广泛,接触、吸收多样化知识的可能性也就相应增加,其自身创新水平很大程度上也能得到提升[19-21]。但也有学者认为地理多样性这一因素实际上会负向调节海外研发和创新产出之间的关系。当一个企业刚进入新的国家或地区,陌生的文化、制度环境会给其当地生产经营带来巨大的风险和挑战,海外研发机构或子公司分布的越分散,沟通管理的难度和成本也会相应上升。除此之外,尽管地理多样性能够带来多样化的知识,但整合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多样化知识的难度也会被知识获益所抵消
 
  [5][22]。而从母国和东道国的差距的角度出发,与母国语言文化环境相似,沟通难度小
 
  的发达经济体更能吸引中资企业的研发投资,而东道国国和母国之间的制度水平差距同样能影响海外研发与创新绩效之间的关系,如果将研发国际化进一步细分为研发国际化深度与研发国际化广度,制度水平距离对于前者与创新产出的关系有负向调节的作用,但却能正向影响后者与创新产出之间的关系[13][23]。此外,关于母国和东道国技术水平差距会如何作用于企业创新产出,已有文献表明当一个企业选择到与母国技术水平差距较大的区域进行对外直接投资时,其并不能从当地获取丰富的知识溢出来实现自身创新实力的提升[24];而当国家或区域间的技术发展水平接近时,其技术溢出效应反而更加突出。
 
  3、理论分析与假设
 
  3.1研发国际化和创新绩效之间的关系
 
  伴随着全球化发展的不断深入和新型交通与通讯工具的发明应用,时空距离被不断压缩,区域间的交往、联系也愈发密切。创新活动也不再局限于本国或本区域之内,很多科研创新成就有时需要在世界范围内合作完成。创新行业属于知识密集型产业,毫无疑问需要投入大量资金、尖端技术和高素质人才。不同国家和地区由于其独特的自然、人文环境,其在不同行业和领域的人才、信息、知识等创新资源禀赋也存在巨大差异,企业如果选择在世界不同国家和地区进行研发创新活动,其获取各地独特的,成本更加低廉的知识、信息的机会也会极大增加。新知识和想法才有可能带来更多创新成果,相比于没有参与研发国际化活动的同行而言,这些新知识是帮助企业实质性地提高创新能力和产出,减少创新成本,强化其自身综合实力的不可或缺的战略资源
 
  [25]。
 
  基于此分析,本研究提出假设1:企业研发国际化和创新绩效之间是正向促进关系。
 
  3.2地理多样性、技术水平差距和东道国制度的调节作用
 
  3.2.1中资企业研发国际化和创新绩效:地理多样性的调节作用
 
  学习先进技术、扩大国际市场以及搜寻高端人力资源是支撑跨国公司海外研发的三个最主要动机,而这些独特要素在不同区域的分布、数量和质量、显然存在巨大的差异。当企业在制度、市场环境、文化、科技发展水平等具有明显不同的国家和地区设立海外研发机构,参与当地创新活动时,企业一方面能够通过研发合作,市场交易等活动接触和得到本区域多样化的隐形知识和显性知识,补充企业自身创新资源库。另一方面,为达到利用和整合异质性的知识和信息的目的,企业不得不持续增强他们的学习能力和效率,而这也为其理解、吸收更深层次的技术和知识提供了条件。长此以往,随着各地新知识的不断累积和自身吸收能力的不断增强,企业的创新绩效也将受到积极影响。当然,进入越多地区也意味着承担的沟通管理成本会相应增加,但是对于大多数刚开始参与海外研发的发展中国家企业而言,其所设立的海外研发机构所涉及的国家数目相对较少,管理成本也相对较低,而对于华为、联想等实力雄厚的大型公司而言,这些成本一般能被在多个国家进行创新活动所带来的收益抵消[5][13]。
 
  基于此分析,本研究提出假设2:地理多样性对中资企业研发国际化与创新绩效二者之间的关系有正向调节的作用。
 
  3.2.2企业研发国际化和创新绩效:技术水平差距的调节作用
 
  在当下国际竞争中,创新被摆在了愈发重要的位置,其对于企业甚至国家的发展
 
  都意义重大。众多中资企业目前通过海外研发、对外投资的方式增强自身创新能力。而创新绩效的提升不仅需要获取先进技术和知识,还必须能够将其整合,内化为自身所用。如果母国和东道国技术水平差距较小,意味着两国之间的科技发展水平相近,对于企业而言,整合、内化东道国地区的知识和信息的难度更小,正向的知识溢出效应则会更加显著[26]。反之,若本国与东道国之间的技术水平差距过大,则说明两个地区整体科研技术发展水平差异显著,若母国发展水平远远领先于东道国,则东道国技术水平较为落后,能为其提供的新知识和创新资源较为匮乏,对自身创新水平的提高并无过多益处。若母国发展水平远落后于东道国,虽然能从东道国获取先进技术、人才资源,但目前参与海外研发的中资企业中,很大一部分还属于科研实力、经济基础相对较为薄弱的中小企业,极可能发生难以有效吸收、转移高层次技术知识的情况,反而抑制企业创新绩效的提高[24][27]。
 
  基于上述分析,本文提出假设3:母国与东道国之间的技术水平差距对中资企业研发国际化与创新绩效二者之间的关系有负向调节的作用。
 
  3.2.3中资企业研发国际化和创新绩效:东道国制度的调节作用
 
  从管理学的角度来讲,制度往往是社会能够正常运行的游戏规则,换言之,它是为协调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而预先设定的一些约束[28]。衡量制度的一般指标有监管质量、法治水平、腐败程度、政府效能等方面。企业在其他国家开展研发创新活动,无可避免地会受到当地制度环境的约束和影响。东道国制度健全,一般意味着社会较安定,发生暴力袭击和恐怖事件的几率小,在该地区开展研发活动所面临的风险更小,且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的质量和运作效率更高,监管更加到位,法治相对完善,企业的知识产权也能得到更好保护,腐败现象少,市场竞争环境和运行规则也更公平透明
 
  [29-30]。这些优势能为企业顺利开展海外研发活动提供良好的外部环境的保障,有利于
 
  企业提高其创新产出。
 
  基于此分析,本研究提出假设4:东道国制度水平对中资企业研发国际化与创新绩效二者之间的关系有正向调节的作用。
 
  4、样本选择和研究方法
 
  4.1变量解释
 
  4.1.1被解释变量
 
  本文的因变量为样本企业的创新绩效,基于数据的可获取性和可靠性,本次研究将企业申请专利数目作为因变量,且按照“低于10”、“10-50”、“50-100”、“100以上”
 
  的顺序分别赋值为1、2、3、4。
 
  4.1.2解释变量
 
  对外直接投资,兼并,建立跨国技术联盟,委托海外公司进行研发等都是研发国际化的重要途径,根据问卷设计,本研究自变量为是否设立海外分支机构。若“是”则赋值1表示,“否”则赋值0表示。
 
  4.1.3调节变量
 
  本研究的调节变量为地理多样性、技术水平差距和东道国制度水平。
 
  地理多样性布劳指数常被用来计算地理分布异质性问题,本文借鉴何爱(2017)的方法进行计算。
 
  技术水平差距本研究采用2019年全球竞争力报告中的创新能力项得分差值作为衡量标准。
 
  东道国制度 本研究采用2019年全球竞争力报告中的制度得分作为衡量标准。
 
  4.1.4控制变量
 
  结合李梅(2016)、何建洪(2019)、何爱(2017)钟昌标(2014)等学者的研究选取可能影响企业创新绩效的控制变量,包括企业年龄、企业销售额、企业所有制、企业研发强度、企业海外雇员比重。变量详细信息和来源参考表4-1。
 
  表4-1变量定义与描述性分析
 
  Table4-1Definitionofvariablesanddescriptiveanalysis
 
  变量 变量名称 变量定义 平均值 标准差
 
  因变量
 
  创新绩效 企业专利申请数,按照“低于10”、“10-50”、“51-100”、“100以上”的顺序分
 
  别对其赋值为1、2、3、4
 
  2.048
 
  0.980
 
  自变量 是否设立海外研
 
  发机构或子公司
 
  “是”为1;“否”为0
 
  0.465
 
  0.499
 
  
 
  地理多样性 布劳指数结合海外研发机构或子公司
 
  个数计算得分,取对数
 
  0.541
 
  0.185
 
  调节变
 
  量
 
   技术水平差距 国家间科技创新能力得分差值,取对数 2.730 0.619
 
   东道国制度水平 全球竞争力报告制度得分,取对数 4.235 0.096
 
  控制变
 
  量
 
  企业年龄 截止调研时企业存在时间,按照“低于
 
  5年”、“5-10年”、“10-15年”、“15-20
 
  10.021
 
  7.353
 
  
 
   年”、“20年以上”的顺序分别对其赋
 
  值为1、2、3、4、5
 
  企业销售额 企业近三年销售额,按照“低于1000
 
  万”、“1000-5000万”、“0.5-1亿”、“1-
 
  10亿”、“10亿以上”的顺序分别对其赋值为1、2、3、4、5、
 
  3.146
 
  1.146
 
  
 
  “是国有公司”为1,否则为0;
 
  0.072
 
  0.258
 
  企业所有制
 
   “是私营公司”为1,否则为0 0.756 0.430
 
  企业研发强度 企业研发投入与总销售额比值,按照“低于10%”、“10%-20%”、“20%-30%”、“30%-50%”、“50%以上”的顺
 
  序分别对其赋值为1、2、3、4、5
 
  2.779
 
  1.098
 
  企业海外留学雇员占比 海外留学雇员占公司总雇员的比重,按照“低于10%”、“10%-20%”、“20%-
 
  30%”、“30%以上”的顺序分别对其赋
 
论文写作模式-多元有序Logistics研发国际化回归分析
  值为1、2、3、4
 
  1.456
 
  0.837
 
  4.2研究方法
 
  由于本文的因变量企业创新绩效为有序多分类变量,所以本文拟选用的模型是多元有序logistics回归。
 
  4.3样本特征
 
  4.3.1样本企业总部地理分布
 
  从图4-1可以看出,参与海外研发活动的中资企业地理空间分布并不均衡。其中,绝大多数企业来自于我国的东南部省份,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这四个一线城市是企业的密集分布区,仅少数企业来自于我国的中西部区域,企业具体来源信息如图4-
 
  1所示。
 
  图4-1样本企业地理位置分布
 
  Figure4-1Geographicaldistributionofsampleenterprises
 
  4.3.2样本企业特征
 
  目前从事该领域研究的学者所选用的数据多为来自国泰安等数据库的二手数据,且样本集中于中国上市公司。但大量有事海外研发活动却没有上市的中小企业样本无疑被忽略了,且像企业出口额、新产品销售额、海外研发行为等企业未向外部披露的细致信息难以获取。针对数据的可获取性和可靠性,本研究利用2018年上海工业博
 
  览会的机会进行实地调研,进行数据清洗后,共获得有效问卷377份,其中样本部分
 
  信息如表2所示。
 
  表4-2样本数据基本特征
 
  Table4-2Basiccharacteristicsofsampledata
 
  样本特征 种类 样本数目 百分比%
 
  是否设立海外研发
 
  机构或子公司 设立海外研发机构或子公司 171 45.4
 
   不设立海外研发机构或子公司 206 54.6
 
   国有企业 27 7.2
 
  所有制 私营企业 285 75.6
 
   其他 65 17.2
 
   低于5年 135 35.8
 
   5-10年 64 17.0
 
  成立年份 10-15年 79 21.0
 
   15-20年 79 21.0
 
   20年以上 20 5.2
 
   低于1000万 19 5.1
 
  企业近三年年均销售额 1000万-5000万 121 32.1
 
   0.5-1亿 68 18.0
 
   1-10亿 124 32.9
 
   10亿以上 45 11.9
 
   低于10% 86 22.8
 
   10%-20% 114 30.2
 
  研发强度 20%-30% 104 27.5
 
   30%-50% 33 8.8
 
   50%以上 10 2.7
 
   低于10% 262 69.5
 
  海外留学雇员占比 10%-20% 77 20.4
 
   20%-30% 24 6.5
 
   30%以上 14 3.6
 
  总计 377 100
 
  如表4-2所示,本次调研中45.4%的企业拥有海外分支机构,在中国以外的区域进行创新活动。企业的创新模式与可获取的外部政策、资金支持一定程度上会受其自身所有权性质的影响[31],而本研究中的绝大多数样本企业为私营企业,占比近75.6%,国企数量最少,仅占总样本量的7.2。企业成立时间的长短可能会影响其研发国际化经验的累积,本次问卷调查发现近半数企业成立时间达到10年以上,有四成企业成
 
  立时间不足5年,样本数目最大。研发活动是知识密集型产业,需要大量时间和资金的投入,企业的经济实力一般会对创新产出产生影响。样本企业中,近六成企业近三年年均销售额在1亿元以下,可见中小企业样本占据绝大多数,年均销售额在10亿以上大型企业所占比例仅为11.9。企业的研发投入占比大小不仅体现其对技术创新活动的重视程度,对于自身研发实力的提升,知识吸收能力的增强也都会产生影响。而样本企业中,53%的企业的研发投入低于20%,研发投入高于50%的企业仅占2.7%。
 
  有留学经历的员工或多或少对国外状况会有一定的了解,其所具有的国际化经验和人脉资源会为企业开展海外研发活动带来一定便利,仅从样本企业员工构成来看,近七成企业所雇佣的拥有海外教育经历的员工不足雇佣总人数的10%,而海外留学雇员比重20%以上的企业仅占样本总量的11.1%。
 
  5.结果分析
 
  5.1共线性诊断
 
  基于变量的类型,本文拟采用有序logistics回归的方法,而使用该模型的前提之一便是变量之间无多重共线性。本研究利用软件对企业成立年份、所有制、是否设立海外研发机构或子公司、近三年销售额、海外留学雇员占比,研发投入等变量进行共线性检测,具体数据如表5-1所示。一般而言,相关系数数值越接近1,则表明变量之间的相关度越高,模型可能会出现严重共线性问题。本研究所选取变量的相关系数绝大多数低于0.2,没有严重共线性问题,具体数值参考表5-1。
 
  表5-1相关系数矩阵
 
  Table5-1Correlationcoefficientmatrix
 
  变
 
  量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 1
 
  2 0.679 1
 
  3 0.164 0.116 1
 
  4 -0.086 0.014 0.070 1
 
  5 -0.301 -0.177 0.296 0.335 1
 
  6 0.171 -0.137 -0.009 -0.185 -0.098 1
 
  7 0.437 0.234 0.014 0.089 -0.054 0.346 1
 
  8 -0.087 -0.212 0.284 0.105 -0.085 -0.204 -0.253 1
 
  9 -0.014 -0.234 -0.106 -0.079 -0.042 0.213 0.258 -0.445 1
 
  10 -0.046 0.067 -0.051 0.164 0.090 0.034 0.031 -0.061 -0.225 1
 
  11 0.236 0.424 -0.080 0.019 0.022 -0.023 0.199 -0.113 -0.537 0.193 1
 
  注:表格中1-11分别代表企业近三年专业申请数、设立海外研发机构或子公司、地理多样性、母国和东道国技术水平差距、东道国制度水平、企业年龄、近三年销售额、所有制、研发强度和海外留学雇员占比。
 
  5.2回归结果分析
 
  5.2.1主效应回归结果分析
 
  本研究以企业近三年专利数据为因变量,将企业是否设立海外研发机构或子公司设为自变量,利用有序Logistics回归分析模型所得出主效应回归结果如表5-2所示。
 
  根据表格5-2中的回归结果数值显示,企业设立海外研发机构或子公司的显著性是0.000,相关系数是5.876,这表明企业研发国际化与企业创新绩效之间是典型的正
 
  向促进关系,中资企业海外研发确实能够提升企业的创新绩效,这也验证了前文的假设1。
 
  控制变量中,企业年龄这一控制变量在p<0.05的尺度上有统计学上的意义,其相关系数为0.033,这说明成立年限相对更长的企业,其创新产出也一般更高。企业性质为国有企业在p<0.05尺度上通过了显著性检验,这说明相较于其它性质的企业而言,国企通常更易获取政府政策和各种资源支持以提高其创新产出。而以近三年销售额10亿以上的企业为对照组,可以发现近三年销售额处于“低于1000万”这一阶段的企业和销售额处于“1000万-5000万”和“0.5-1亿”这两个阶段的企业分别在p<0.05与p<0.1的尺度上与创新绩效存在负相关关系,这说明相较于近三年销售额10亿以上的企业,销售额低的企业创新绩效更差,而销售额越高、资金实力越雄厚的企业的创新绩效越好。而以研发投入占总销售额50%以上的企业为对照组,研发强度处于“10%-20%”这一阶段的企业在p<0.1的尺度上具有统计学意义,该变量的系数是
 
  -3.335,这表明和研发强度低的企业相比,企业加大研发投入更有可能创造更多的新产品和技术。而把海外雇员占公司总雇员30%以上的企业作为参照组,海外雇员占比在“10%-20%”和“20%-30%”这两个区间的企业在p<0.1的尺度上显著,其系数也说明雇佣有海外学习经历的员工有助于企业创新绩效的提高。
 
  在地理多样性、技术水平差距和东道国制度这三个调节变量中,仅有地理多样性这一因素在p<0.05尺度上通过了显著性检验,在统计学上有意义。而其系数也表明当企业参与海外创新活动时,其所涉及的国家和地区的广度一定程度上对于其可能接触的创新资源的多寡会有影响,即相较于创新活动仅局限于某一区域内,企业选择进入不同地区进行研发国际化更有利于提高其创新绩效。
 
  表5-2主效应回归结果
 
  Table5-2Regressionresultsofmaineffects
 
   系数 标准差 显著性
 
  海外研发机构 5.876*** 1.640 0.000
 
  企业年龄 0.181** 0.085 0.033
 
  私营企业 1.844 1.690 0.275
 
  国有企业 8.176** 2.953 0.006
 
  地理多样性(ln) 6.268** 2.634 0.017
 
  技术水平差距(ln) -0.353 0.705 0.617
 
  东道国制度水平(ln) 2.067 4.070 0.612
 
  企业销售额一级 -6.395** 2.531 0.012
 
  企业销售额二级 -3.306* 1.961 0.092
 
  企业销售额三级 -4.015* 2.175 0.065
 
  企业销售额四级 -1.529 0.406 0.392
 
  研发强度一级 -2.584 1.949 0.185
 
  研发强度二级 -3.355* 1.922 0.081
 
  研发强度三级 1.612 2.258 0.475
 
  研发强度四级 1.073 2.075 0.605
 
  海外留学雇员占比一
 
  级 -4.726 3.292 0.151
 
  海外留学雇员占比二
 
  级 -7.366** 3.400 0.030
 
  海外留学雇员占比三
 
  级 -8.481** 3.764 0.024
 
  关联函数:分对数
 
  注:?<0.10;??<0.05;???<0.01
 
  5.2.2调节效应回归结果分析
 
  上一小节的主效应回归结果已验证了假设1,即研发国际化行为确实有助于企业补充创新资源,提高自身创新绩效。而关于地理多样性、母国和东道国技术水平差距与东道国制度水平三个因子是否对中资企业离岸研发和创新绩效的提升有影响,如何
 
  影响还需要作进一步探究。观察表格5-3能够发现,设立海外研发机构或分公司和地理多样性的交互项在p<0.05的水平下通过了检验,且其估计系数为正,这表明地理多样性会对研发国际化和中资企业创新绩效二者之间的关系产生正向调节效应,验证了前文所提的假设2。在全球不同发展水平的国家和区域建立研发机构,吸收、利用当地异质性创新资源确实有助于中资企业创新绩效的提升。而另外两个交互项显然在p<0.1的尺度上未通过显著性检验,其对海外研发的中资企业的创新产出的调节作用不显著。母国和东道国技术水平差距这一变量不显著的原因可能是部分企业有比较强的学习能力,即使到了与母国技术水平差距较大的地区仍能通过快速学习融入当地知识网络,获得知识溢出。而东道国制度水平不显著的原因有可能是目前参加研发国际化的企业中一部分是中小企业,自身国际化经验不足,创新方式也以模仿创新为主,东道国知识产权制度越完善,这些企业获取当地知识溢出的难度与成本也会相应增加,这也就导致其选择制度水平相对低的企业进行研发创新。
 
  表5-3调节效应回归结果
 
  Table5-3Regressionresultsofregulatoryeffects
 
   系数 标准差 显著性
 
  海外研发机构 15.785 60.431 0.794
 
  企业年龄 0.287** 0.017 0.021
 
  私营企业 5.020* 2.700 0.063
 
  国有企业 17.880** 6.721 0.008
 
  地理多样性(ln) 42.347** 15.465 0.006
 
  技术水平差距(ln) -4.328 8.355 0.159
 
  东道国制度水平(ln) 11.775 2.995 0.149
 
  企业销售额一级 -22.941** 8.701 0.008
 
  企业销售额二级 -14.977** 6.117 0.014
 
  企业销售额三级 -15.707** 6.964 0.024
 
  企业销售额四级 -10.214** 4.984 0.040
 
  研发强度一级 -6.862 10.374 0.508
 
  研发强度二级 -9.544 10.596 0.368
 
  研发强度三级 12.045 11.202 0.282
 
  研发强度四级 4.304 10.299 0.676
 
  
 
  海外留学雇员占比一级 -7.412* 4.331 0.087
 
  海外留学雇员占比二级 -19.169** 7.176 0.008
 
  海外留学雇员占比三级 -17.587** 6.893 0.009
 
  海外研发机构*地理多样
 
  性 38.046** 14.782 0.010
 
  海外研发机构*技术水平
 
  差距 -2.558 3.113 0.411
 
  海外研发机构*东道国制
 
  度 5.568 14.493 0.701
 
  关联接函数:分对数
 
  注:?<0.10;??<0.05;???<0.01
 
  第五部分的实证分析结果表明相比于研发活动仅限于国内的同行而言,研发国际化的确对于中资企业创新绩效的提升有促进作用,且中资企业成立的时间越长,海外留学雇员比例和销售额越高,企业的创新产出也会相应受到积极影响。三个调节变量中,地理多样性对于海外研发和创新产出之间的关系是积极正相关的,而东道国制度水平和技术水平差距从统计学来看并无意义。
 
  6.结论
 
  本文以2018年上海工博会所收集到的377家样本企业为研究对象,围绕研发国际化这一主题,探究了研发国际化是否能够真正提高发展中国家企业创新绩效,以及哪些因素会对二者关系产生影响,通过上文的实证分析和检验,主要可以得到两条结论:
 
  第一:研发国际化对于中资企业创新产出的提升有积极的正向效应。研发国际化的途径多种多样,主要包括绿地投资、海外公司兼并、建立跨国技术联盟等,本文以是否设立海外研发机构和子公司为自变量,运用多元有序logistics模型,其分析结果表明和没有进行海外研发的中资企业相比,参与研发国际化的企业一般拥有更高的创新产出。参与海外研发,进行全球创新是提高企业创新实力的一个可行方法。而且,企业自身特征中,销售额、研发投入和成立时间这三个因素均与中资企业创新产出的提高正相关。
 
  第二:关于哪些因素将影响海外研发和创新绩效二者的关系,结合前人研究,本
 
  文选取了地理多样性、东道国制度和技术水平差距三个调节因素,经过验证,可以发
 
  现地理多样性能够显著地正向调节中资企业海外研发和创新产出的关系,而另两个因素对于二者关系的作用并不显著。
 
  当然,本研究在设计中还存在很多不足之处:一方面,本文虽已通过对数据进行清洗,选择合适模型方法来尽量使整个分析过程规范化,但内生性问题仍然无法完全解决;另一方面,本文由于相关数据难以获取只简单地对设立海外研发机构这一种研发国际化方式进行了分析,亦没有对研发国际化广度与深度和创新产出的关系进行充分讨论,且企业海外研发本就会受到文化制度环境、企业自身特征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其与创新产出之间的关系更是复杂多样的,除本文已提到的地理多样性、东道国制度水平和技术差距,文化差异、企业资源等因素在未来也应得到进一步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