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专业问答 >

论文方法写作-贵州省教育经费投入对区域经济增长影响的实证分析

作者:学术家 发布时间:2021-04-24 11:00 www.qmjij.com

   随着国际竞争的日益激烈,不少国家都将文化软实力作为国际竞争力的重要一环,知识竞争时代的到来更是突显了教育的重要性,各国与各地区都加大了对教育的投入。在这种大环境下,依靠知识创新来带动本国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已经成为公认的明智之举。

 
  本文以人力资本理论、经济增长理论为研究基础,理论和计量模型相并重,根据现有的数据资料,以贵州地区作为分析对象,通过对贵州地区经济现状与教育经费投入情况的调查,总结贵州教育投入中产生的问题并分析产生问题的原因,并且运用平稳性检验、Engle-Granger检验和Granger因果关系检验等方式,建立教育投入与地区生产总值关系的计量模型,得出贵州省的教育投入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并最终提出相应的解决建议,可以为贵州省政府乃至区域提供有价值的参考信息。
 
  21世纪是知识经济的世纪,国与国之间的竞争日益激烈,不少国家都将文化软实力作为国际竞争力的一个重要环节。知识竞争时代的到来更是突显了教育的重要性,各国与各地区都加大了对教育的投入,教育经费投入对区域经济增长的影响日益突出。
 
  本文主要研究教育经费投入对区域经济增长的影响,以贵州地区作为分析对象。贵州省经济发展较为落后,劳动力科学文化素养较低,而且教育投入经费不足。但是教育投入对经济发展有着正面积极的影响,因此,研究两者之间的关系可以具体了解到教育投入能起到多大作用,便于提出有关建议来调整政府对待教育的一些政策。
 
  本文以人力资本理论为指导,分析贵州省教育投入与经济增长的关系,同时总结贵州教育投入中产生的问题并分析产生问题的原因,结合贵州省实际经济情况作深入全面的分析,并最终提出相应的解决建议。研究成果在理论层面可为贵州省提供有关教育发展政策依据,教育投入可以刺激经济发展。除此之外,针对贵州省教育投入与生产总值间做了详细的实证分析,提出了具体的建议,可以为贵州省政府提供有价值的参考信息。
 
  (二)研究思路
 
  论文以贵州地区作为分析对象,从贵州经济的现实情况出发,分析了教育投入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同时结合现在政府在教育投入方面面临的困境和存在的某些不足,提出如何解决上述问题的一些方法。本文的研究思路如下:第一章介绍了世界范围内学者的相关研究并对其得到的结果进行总结概括,同时解释说明了本文依据的相关理论,以此作为全文的起点和支撑。第二章分析贵州经济发展与教育投入现状,提出教育投入的问题并分析产生原因。第三章根据相关统计数据进行教育投入对经济增长的实证研究。第四章对前文所述的问题提出解决方法。
 
  (三)研究方法
 
  本论文是理论和计量模型相并重,并以此为基点进行实证研究。根据现有的数据资料,使用贵州省1991~2017年GDP与教育投入的相关资料,运用平稳性检验、Engle-Granger检验和Granger因果关系检验等方式,建立教育投入与地区生产总值关系的计量模型。得出贵州省的教育投入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最后提出适合贵州省的发展对策。
 
  (四)国内外研究现状
 
  1.国外研究现状
 
  国外学者研究的结果大致有以下几方面
 
  (1)教育投入对经济增长有促进作用
 
  Schuhz(2014)分析了美国1029-1958年的相关数据,指出美国教育投资带来了三分之一的经济增加[1]。Danison(2015)分析了美国1929年起近30年的数据,建立相关计量模型,指出教育投入在经济增长率的提高中占有0.66%的作用[2]。Kevin、Sylwester(2015)认为从短时间来看,教育投入与经济增长关系不大,但是经过较长时间后,教育投入对经济增长有促进作用。
 
  (2)教育投入对经济增长有正面显著的影响
 
  Easterly(2016)研究了大量数据认为教育投入对经济增长有着显著影响。Collins(2017)研究了几个国家教育与产出的相关数据,得出教育对经济增长有着正面影响的结论[3]。
 
  (3)教育投入可以通过影响其他要素从而影响经济增长
 
  HeIms(2017),研究了美国1965起13年的数据,得出个人收益可以通过教育投入得到提高,从而影响到经济增长的结论[4]。Barro(2014)认为劳动力素质的提高可以促进经济增长。
 
  (4)教育投入与生产率无关
 
  Aschauer(2017)运用美国1949起30几年的公共支出的相关数据,提出教育投入与生产率无关[5]。
 
  2.国内研究现状
 
  国内学者研究的结果大致有以下几方面
 
  (1)教育投入对经济增长有促进作用
 
  叶茂林(2015)研究了中国1982-2000年教育相关的大量数据认为经济增长有30%左右受到教育的影响,而且受教育程度不同的劳动力的产出的弹性不同[6]。徐建(2015)分析了中国2001-2007年的相关数据认为对全国各地而言,高级教育在财政支出中的投资对经济增长有着相当大的影响,政府应该给予重视[7]。车维平(2016)通过研究我国财政支出数据支出政府应该加大对教育的投入,并且应该更加的重视对农村的投入[8]。蔡增正(2015)研究了近200个地域的数据分析指出教育投入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很大,但投资教育带来的生产率较低[9]。林勇(2016)分析了中国教育投资情况认为教育能促进经济增长,但教育发展的内部结构协调问题需要得到重视[10]。廖楚辉(2017)指出高等教育占据了我国教育投入中的大量资金,为了使资金得到更充分的运用,政府应该减少对高等教育的投资,将资金全部高效的用于发展教育事业的结论[11]。于凌云(2018)认为教育投入可以促进经济增长[12]。李兴江(2017)指出甘肃省教育投入与经济增长是相互影响的关系,两者互相促进[13]。
 
  (2)、教育投入在不同区域对经济的影响不同
 
  胡永平、祝接金(2016)将研究样本分为东、中、西三个地区,研究发现这三个地区的教育投入对经济的影响是不同的,他们指出不同教育程度的劳动力产出率不同,不同地区间的教育投入对经济增长的影响也不同[14]。郑丽琳(2016)认为教育投资对东中西三大区域经济增长的影响不同,对东部影响最大,对中西部较为不明显[15]。
 
  (3)、教育发展对经济影响不大
 
  孙彩虹(2015)认为中国省级地区教育发展与经济增长的关系不大,且落后地区与发达地区间有梯度差异[16]。
 
  (4)、经济水平与教育支出负相关
 
  王蓉(2018)分析了中国地方政府对教育的财政支出,得出经济发展水平和教育支出是负相关的结论[17]。
 
  通过分析国内外的相关文献,大致有以下几个结论
 
  第一,投资教育对经济发展有着积极正面的影响,执政部门应该注重教育事业的发展。值得注意的是,政府不应该只将发展教育作为振兴经济的手段,应该有着为了使教育行业得到更好更长远的发展而努力促进经济增长的意识,发展教育本来就是政府应尽的职责。
 
  第二,发展教育应该注意发现教育机构有什么不同之处。政府作为公共产品的提供者,需要借鉴各国成功经验,联系实际积极探索,完善教育制度以及与教育相关的金融投资制度。
 
  第三,因为教育投资的规模大小和分配的方式各个地方有着各个地方的特点,所以各地区对教育投入的方式也不一样,教育投入应该契合本地区的经济结构。政府应该着重教育机制与经济机制间的关系,两者相协调,才能促进经济合理快速增长。
 
  二、贵州省教育投入与经济增长的现状分析
 
  (一)贵州省经济现状分析
 
  贵州省位于中国西南地区,是西南交通的重要枢纽。贵州以山闻名,是中国著名的山地旅游地区。
 
  从经济发展的整体情况来看,贵州GDP常年处于全国落后地位,但GDP增速近年来处于领先地位。贵州的经济运行平稳,没有多大波折,传统行业经济增长趋势平稳。新兴产业虽不断壮大,但经济发展方式不平稳,消耗了大量的物质资源且不能很好将其发挥应有的作用。经济增长对投资十分依赖,GDP增速中有一半是依靠投资拉动,同时,对技术进行发展改变增长模式却缺乏资金,城乡收入差距在不断拉大。
 
  从2016年经济结构变化情况来看,第一产业增加值在经济的发展中有9.1%的作用,使GDP增长率增加了1%。细分成植业、林业、渔业、畜牧业四大行业对占第一产业的增加值来看,前三种行业升高、而畜牧业则下降。第二产业结构发生变化,轻工业占比有所上升,重工业则下降,新兴产业增长较快,传统支柱行业增速减缓,占比下降,建筑业则在快速发展中。第一产业增加值在经济的发展中有49%的作用,使GDP增长率增加5.1%。现代服务业快速发展,传统服务业增长稳定,占比渐渐减少。见表3.1。
 
  表3.12012-2016年贵州经济产业增加值表
 
  行业 2012增加值(亿元) 2013增加值(亿元) 2014增加值(亿元) 2015增加值(亿元) 2016增加值(亿元)
 
  第一产业 891.91 998.47 1280.45 1640.62 1846.54
 
  种植业 561.32 646.12 851.89 1096.54 1189.20
 
  林业 37.03 47.7 68.15 92.87 133.32
 
  畜牧业 245.70 280.68 331.16 415.94 480.16
 
  渔业 17.83 23.96 29.25 35.26 42.86
 
  第二产业 2677.54 3276.24 3857.44 4146.94 4636.74
 
  工业 2217.06 2686.52 3140.88 3315.58 4874.95
 
  建筑业 460.48 590.69 717.69 832.55 944.44
 
  第三产业 3282.75 3812.15 4128.50 4715.00 5251.15
 
  批发临售业 514.49 582.05 624.17 671.39 732.71
 
  住宿餐饮业 266.58 294.86 322.71 360.38 400.93
 
  金融业 365.87 444.53 491.65 607.11 701.05
 
  资料来源:《万方数据库》
 
论文方法写作-贵州省教育经费投入对区域经济增长影响的实证分析
  (二)贵州省教育投入情况介绍
 
  1.贵州省教育现状分析
 
  表3.21982-2013年贵州省主要教育指标
 
  年份 高等学校在校人数(万人) 中等学校在校人数(万人) 小学毕业生升学率(%) 学龄儿童入学率(%) 高等学校教师(人) 普通中学教师(人) 小学教师(人)
 
  1982 1.67 89.53 53.8 78.3 3986 44646 152176
 
  1983 1.68 82.39 51.5 81.2 4183 43821 152338
 
  1984 2.03 85.13 53.1 83.6 4555 41879 155715
 
  1985 2.3 91.59 54.2 84.9 4830 45159 157622
 
  1986 2.52 99 53.8 86.9 5177 47119 162105
 
  1987 2.6 102.35 47.7 89.2 5559 50216 161689
 
  1988 2.73 98.63 56.6 89.9 5588 51618 163514
 
  1989 2.76 93.31 67.1 88.8 5530 53279 164298
 
  1990 2.7 96.54 60.8 91.3 5469 55528 166662
 
  1991 2.57 100.23 59.6 90.3 5371 57074 168364
 
  1992 2.67 103.99 59.9 92.4 5542 59006 166769
 
  1993 2.93 100.55 63.9 93.8 5550 60453 165276
 
  1994 3.23 103.08 70.5 95.1 5540 63059 168842
 
  1995 3.47 108.43 72.7 96 5599 64292 168358
 
  1996 3.57 113.47 71.5 96.7 5600 66842 166526
 
  1997 3.85 121.54 75.8 97.4 5699 69355 168493
 
  1998 4.26 127.1 75.1 97.7 5929 72865 167823
 
  1999 5.65 138.63 77.8 98.2 6050 76654 170680
 
  2000 7.55 157.2 78.7 98.5 7240 81156 174822
 
  2001 10.82 184.6 84.4 98.2 9007 88079 173238
 
  2002 12.27 212.81 88.2 98.2 11079 97641 177920
 
  2003 14.94 235.3 92.4 98.2 11775 107312 179367
 
  2004 17.99 249.34 96 97.8 13792 115616 180793
 
  2005 20.68 254.96 97.4 98.3 14353 122721 183679
 
  2006 22.15 256.31 97.8 98.6 15398 128274 188762
 
  2007 24.17 256 95.6 98.6 16964 131087 191991
 
  2008 26.75 261.78 98.7 97.2 18037 135360 200024
 
  2009 29.91 269.45 97.7 98.4 19634 139302 199189
 
  2010 32.33 275.68 96.3 97.9 20351 142508 197913
 
  2011 34.41 282.71 96.5 98.6 21855 147396 197094
 
  2012 38.38 287.38 96.3 99.3 22803 156325 197983
 
  2013 41.9 296.01 99 99.3 25351 162309 192953
 
  资料来源:《中国统计年鉴》
 
  从表3.2可以看出,从1982年起近30年里,从在校生数量上看,贵州省高中生的数量翻了20倍,中学生翻了将近3倍,小学生多了100万,但是大学以及高中阶段的发展仍是比较落后的。学生在高级中学的学习阶段是一个承上启下的阶段,它位于九年义务教育在小学初中和大学之间,它承担着进一步增强人民素质的重要责任,同时通过判断高中教育的质量,能够间接的看出一个地域的教育质量的程度如何。贵州省从21世纪起,就加大了其教育规模,但还是不能满足当下人们对其的大量需求。近年来,贵州省依然有20万左右的初中毕业生不能继续往上读书。在大学阶段,贵州省高等教育水平在全国范围内也处于较为落后的位置,高校在校生的人数与几百万的全国高校在校生相比,占比非常的小。
 
  从升学率上看,小学毕业生的升学率在1996年前程波动趋势,在1996后持续增加直至99%,儿童入学率一直呈增长趋势,至今已达99.3%。这两项指标与全国数据相比相差不大,只有1%左右的差距。
 
  从专任教师数量上看,普通高等学校老师翻了5倍,普通中学老师翻了3倍,小学老师增加了3万余人。虽然教师的数量在不断增加,教师队伍在不断扩充,但是教师的短缺现象依然存在,特别是在高校教师上。贵州省高校与全国其他省市的一样在不断扩招,高校招生人数越来越多,但是教师数量却跟不上需求。从2013年相关数据看出,当年的高校学生在校数量已经是高等教育老师人数的17倍。
 
  从上可以看出,贵州省教育事业虽然正在不断的发展,但是与全国相比,各项指标依然不足以与之相比,还存在着不少问题。高中与大学阶段的发展滞后,在校学生人数在全国占比较小。小学毕业生的升学率与小孩上学率与全国水平基本是持平的,差距不明显。高校专职老师需求量较大,应该着重填补这个空缺。
 
  2.贵州省教育投入现状分析
 
  由表3.3可知,1991-2015年的教育投资相关数据我们可以了解到,贵州省GDP与教育投入是逐年增长并且没有太大波动的。但是教育投入占GDP的比例呈现出起伏的趋势,在2006年达到顶峰后回落,近年来维持在占GDP的6%-7%的水平。教育投入占财政支出的比例具有波动性,在1994年达到峰值29.4%,在其后至2006年教育占比都在25%左右,2006年以后,教育投资占比逐年减少,直至2012年才开始回升。其他资产投入同GDP一样是逐年增加的,2010年以前增加值不算太大,2010进行了一个加大的跨越,此后其他投入增加值也相对稳定。
 
  表3.31991-2015年生产总值、教育投资、财政支出及其他资产投入
 
  年份 贵州省生产总值(亿元) 教育投入(亿元) 财政支出(亿元) 教育投资占GDP比重(%) 教育投资占财政支出比重(%) 其他资产投入
 
  (亿元)
 
  1991 295.9 12.52 53.42 4.2 23.4 45.92
 
  1992 339.91 15.02 60.63 4.4 24.8 63.8
 
  1993 417.69 16.74 67.39 4 24.8 89.56
 
  1994 524.46 21.79 74.32 4.1 29.4 119.16
 
  1995 636.21 24.46 85.33 3.8 27.4 149.2
 
  1996 723.18 27.3 99.58 3.8 28.7 179.8
 
  1997 805.79 30.35 113.49 3.8 28.7 216.88
 
  1998 858.39 36.85 133.09 4.3 27.7 268.06
 
  1999 937.5 43.42 170.72 4.6 25.4 290.48
 
  2000 1029.92 50.16 201.57 4.9 24.9 352.34
 
  2001 1133.27 67.52 275.2 5.9 24.5 466.22
 
  2002 1243.43 82.5 316.67 6.5 25.9 549.94
 
  2003 1426.34 90.98 332.35 6.4 27.4 663.15
 
  2004 1677.8 110.63 418.42 6.6 26.4 758.62
 
  2005 1979.05 140.32 520.73 7.1 26.9 877.93
 
  2006 2270.89 165.49 610.64 7.3 27.1 1032.19
 
  2007 2741.9 166.27 795.4 6 20.9 1322.53
 
  2008 3333.4 229.77 1055.39 6.9 21.8 1634.68
 
  2009 3912.68 256.72 1372.27 6.6 18.7 2194.27
 
  2010 4602.16 292.06 1631.48 6.3 17.9 2894.22
 
  2011 5701.84 376.85 2249.4 6.6 16.8 4724.7
 
  2012 6852.2 495.94 2752.9 7.2 18.0 5221.86
 
  2013 8006.79 560.67 3098.25 7.0 18.1 6812.93
 
  2014 9251.01 637.03 3542.13 6.9 18.0 7388.72
 
  2015 10502.56 772.91 3930.21 7.4 19.7 8272.63
 
  资料来源:国家统计局.《中国统计年鉴》(贵州省生产总值、教育投资、财政支出及其他资产投入)
 
  (三)贵州省教育投入面临的问题及分析
 
  1.贵州省教育投入面临的问题
 
  贵州省对教育投资的总量一直在增加,同时贵州省对教育的投入存在着以下的问题:
 
  1、教育投入比例较低
 
  贵州的GDP增速较快,但对教育的投资落后于全国平均水平,就对教育投资的总量而言,贵州更是只占了全国教育投入很小的一部分。图3.1反应了2004-2014贵州教育投入与国家教育投入的比较,可以看出贵州教育投入在全国范围内占比非常小。
 
  图3.1全国与贵州省教育投入
 
  2、教育投入具有波动性
 
  教育投入具有波动性是正常的,但是波动的幅度较大,频率也较为频繁就出现了问题,这说明政府对教育投入有着不稳定性同时还具有随意性。
 
  3、教育事业与投入发展不协调
 
  要发展教育就离不开资金的支持,学校与受教育人数在不断增加,但是相关经费却跟不上发展水平,那么教育质量势必会下降,教育行业的发展势必会受到影响。从表3.1可以看出贵州省学校数量、学生数量飞速增长,但教育占财政支出的比例近年来却在下滑,这势必会影响到学校的教学质量。
 
  4、教育投资效率低
 
  这一个问题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进行考虑,微观上可以考察班级学生数量,学校师生占比等,宏观上可以考察教育投资的使用以及分配等。这里就宏观角度来进行分析。
 
  第一,教育经费分配不合理。贵州省的高校发展迅速,而高等教育所需费用较大,因此,贵州省的教育经费大多被高校霸占,结果导致本就不多的教育经费更显紧张。
 
  第二,学校结构与生产力不匹配
 
  在贵州,学校的结构具有单一性。与全国没有不同,贵州的学校机构分为小学,中学,大专,大学,同时,中等教育机构不论是从质量是还是数量上都落后于经济发达地区。从以上教育机构培育出来的是高级、中级人才和没有专业技能的中学生,但是前两者对比后者的数量而言却是相当的低。根据贵州的生产力发展而言,贵州需要一定数量的高级管理和技术人才,相当数量掌握专业技能的中级人才。显而易见的是,根据贵州的学校结构来说,培养出的人才与社会需求不符。大学生毕业后所学专业与社会脱节,导致企业不愿意接收,数量较少的中学生工作以后需要在工作中培养工作技能,这种培养学生的情况是相当不经济的。
 
  2.贵州省教育投资存在问题的分析
 
  1、政府收入不足
 
  贵州省的生产总值在全国范围来说不高,经济常年处于我国末尾,财政收入与发达地区相比起来捉襟见肘,各个地方的建设也有待完善,很多地方都需要财政拨款,难免顾此失彼而导致教学硬件差、教学质量不高、教师工资不高、师资力量薄弱等问题。
 
  2、政府投资主渠道不到位
 
  教育公共物品的属性决定了教育应该由政府来负责。教育事业的发展离不开来自各界的投资,但是在各界的投资中,政府应该占据主要地位,教育的投资大多数应该由各级政府来承担。在多元化教育投资机制没有完善建立的现在,政府更应该发挥作用,承担起教育投资的大头,并指导其他资金的流向。
 
  3、社会各界对教育重视程度不足
 
  贵州省经济比较落后,其中部分地区更是达不到温饱水平,更别谈对子女的教育问题。没有足够的精力与财力去关注教育问题,对教育的重视程度不够,这会导致人们不关注教育投资,从而使教育投资不足,教育发展缓慢,教育所能展现出的成果就不够引起人们的关注,人们就更不关注教育,最后恶性循环。
 
  三、教育投入与经济增长间关系的实证研究
 
  (一)指标设置与数据来源
 
  本文选取1991-2015年贵州省生产总值,教育投入,剔除教育投入的其他资产投入的数据作为研究的主要指标,以贵州省生产总值作为经济增长的指标,设GDP为因变量Y,以贵州教育运用的资金为控制变量Y、其他资产运用的资金其控制变量K,对贵州生产总值进行趋势和分析。然后借助Eviews8.0统计软件,分析我国1991-2015年贵州生产总值与教育投入、其他资产投入的相关性。
 
  本文选取的是我国1991-2015年贵州生产总值、教育投入、其他资产投入指标,1991-2015年数据由2017年《中国统计年鉴》提供。具体如表3.3所示。
 
  (二)模型构建
 
  本文取贵州省教育投入作为自变量X,剔除教育投入的其他资产投入作为控制变量K,而贵州生产总值(GDP)为变量Y。根据1991~2015年贵州省经济增长与教育的相关数据,用Eviews8.0得到各因变量与自变量之间的时间序列图,如图4.1
 
  图4.11991-2015年Y、X、K的时间序列图
 
  由图4.1可以看出教育投入、其他资产投入与地区生产总值都呈持续上升趋势,变量间呈现正相关的关系。
 
  图4.21991-2015年LNY、LNX、LNK的时间序列图
 
  图4.2是取对数后的图形,由图我们可初步判断各变量的时间序列是非平稳的,所以需要进行Dickey—Fuller(ADF)单位根检验。
 
  1.平稳性检验
 
  由于此文中的数据为时间序列,当这种序列是非平稳时,可能出现伪回归的现象,会导致结果不准确。为了避免这种状况的发生,我们需要对数据进行平稳性检验。本文采取的检验方法为单位根检验(ADF方法)。结果如表4.1所示:
 
  表4.1单位根检验(ADF方法)
 
  变量 ADF统计量 1%的临界值 5%的临界值 10%的临界值 检验形式(C、T、K) 结论
 
  LNY -1.85902 -3.752946 -2.998064 -2.638752 (C、T、4) 非平稳
 
  △LNY -3.65554 -3.78803 -3.012363 -2.646119 (C、T、1) 平稳
 
  LNX -1.6719 -3.769597 -3.004861 -2.642242 (C、T、2) 非平稳
 
  △LNX -4.70244 -3.769597 -3.004861 -2.642242 (C、T、1) 平稳
 
  LNK -1.83355 -4.394309 -3.612199 -3.243079 (C、T、2) 非平稳
 
  △LNK -4.40944 -4.416345 -3.622033 -3.248592 (C、T、1) 平稳
 
  由图4.2可知,原水平序列都是非平稳的,而一阶差分后INY、INX、INK序列变成了平稳。检验结果是:贵州生产总值、贵州教育投入、贵州其他资产投入的对数序列为1阶单整数列,可以进行协整检验。
 
  2.协整检验
 
  由前文可知,INY、INX、INK均为1阶单整数列,因此现在可做协整检验。通过此检验可知变量间是否存在着长期的某种关系。本文采用的方式为Engel和Granger(1987)提出的两步检验法,即EG检验
 
  首先,使用OLS估计可得
 
  接着对该式的残差序列et进行ADF检验,其ADF检验统计量为-3.784786,通过查询麦金龙通过模拟实验得到的不同变量协整检验值表可知,变量数为3,样本容量为25时,在显著性水平为0.1时的临界值为-3.71,由此可知et是平稳的,因此,我们认为这组变量是协整的,即教育所用资金、其他资产所用资金与生产总值之间存在长期稳定关系。模型的经济意义为当贵州省教育投入每增加1%时,贵州省经济增长0.105867%,当其他资产投入每增加1%时,经济增长0.60244%。
 
  3.格兰杰因果关系检验
 
  通过协整检验,表明贵州经济增长与教育所用资金、其他资产所用资金之间存在协整关系。但是当我们想了解变量间是一方影响另一方,还是双方互相影响对方的行为,这需要对LNY和LNX、LNK,进行格兰杰(Granger)因果关系检验。
 
  由于进行格兰杰因果检验时选择不同的滞后期会带来不同的结果,因此,通过综合考虑赤池信息准则(AIC)、施瓦茨信息准则(SC)、似然比统计量(LR)、FPE最终预测误差、HQ信息准则来确定最优滞后阶数。检验结果如表4.2。
 
  表4.2VAR模型滞后长度选择准则
 
  从表4.2可以看出,5个评价统计量给出的最优滞后阶数均为3阶,由此可以判断最优滞后阶数为3阶。
 
  接下来,进行格兰杰(Granger)因果关系检验,检验结果如表4.3。
 
  原假设 滞后阶数 P值 结论
 
  LNX不是LNY格兰杰 3 0.0142 拒绝
 
  LNY不是LNK格兰杰 3 0.0428 拒绝
 
  LNK不是LNY格兰杰 3 0.0411 拒绝
 
  LNY不是LNK格兰杰 3 0.7643 不拒绝
 
  表4.3格兰杰(Granger)因果关系检验
 
  从表4.3可以看出,在滞后期为3期时,5%的显著性水平可以得到拒绝“LNX不是LNY格兰杰”的结论和拒绝“LNY不是LNK格兰杰”的结论,说明此时贵州教育所用资金与贵州经济增长互为因果关系,任意一方的变动都会引起另一方的变动。
 
  在滞后期为3期时,5%的显著性水平可以得到拒绝“LNK不是LNY格兰杰”的结论和接受“LNY不是LNK格兰杰”的结论,说明此时贵州其他资产所用资金与贵州经济增长是单向因果关系,其他资产投入的变动会引起经济增长的变动。
 
  4.误差修正模型
 
  误差修正模型的主要形式是由Davidson、Hendry、Drba、Yeo于1978年提出,称为DHSY模型。通过协整检验证明了变量间存在长期协整关系,想了解在短期内变量间存在着什么联系可以通过DHSY模型来分析。
 
  以INY关于LNX、LNK的协整回归中的平稳残差序列et作为误差修正项,可建立如下DHSY模型。
 
  贵州省经济增长的短期变动受到教育投入与其他资产投入的积极影响。贵州教育投入每增加1%,经济增长0.229872%,其他资产投入每增加1%,经济增长0.519887%。误差修正项et-1为负,说明均衡误差为经济增长的控制,其大小反映了短期对偏离长期均衡的力度,系数为-0.176036,表明调整的力度不算很大。
 
  (三)结果分析
 
  本章利用1991-2015年贵州省相关宏观数据对教育投入与经济增长进行了平稳性检验,协整检验和格兰杰因果关系检验,得到以下结果。
 
  第一,贵州省GDP、贵州省教育所用资金与其他生产所用资金对数序列的原序列是不平稳的,当将其进行一阶差分后平稳,表明它们可能存在着长期稳定关系。经过协整检验证明,它们间确实存在着长期稳定关系,回归方程表明贵州省教育所用资金每增加1%时,贵州省经济就会发展0.105867%,当其他资产投入每增加1%时,经济增长0.60244%。
 
  第二,通过误差修正模型可知,在短期内贵州教育投入每增加1%,经济增长0.229872%,其他资产投入每增加1%,经济增长0.519887%。可以发现,教育所用资金对经济发展的影响在比较短的时间内较为明显,其他资产所用资金对经济发展的影响在较长的时间内较为明显。
 
  第三,Granger因果关系检验结果表明,教育所用资金与经济发展互为Granger原因,它们之间互为因果,两者相互影响。其他资产所用资金是经济发展的Granger原因,经济发展不是其他资产所用资金的Granger原因,贵州其他资产所用资金与贵州经济增长是单向因果关系,其他资产投入的变动会引起经济增长的变动。
 
  四、政策建议
 
  (一)加大教育投资力度
 
  投资教育可以提高经济的发展水平,而贵州省对教育的投入程度只占全国对教育投入很小的一部分,因此我们需要将资金适当的增加用于教育部分,政府应该在现有的收入基础上,根据其他部门的实际情况调整资金使用的方向,优先保障教育支出,并且贵州省对教育的投入波动性较大,需要政府进行长期稳定的投资。
 
  (二)优化投入结构
 
  贵州省对教育投入资金本身不足,并且投资机构与社会发展不协调。政府需优化各级教育投入结构,了解社会实际情况。可以在普及义务教育的基础上,适当增加对高中、职业学校的投资,控制对高等院校的资金使用,把握好对各级教育机构投资的实际比例,完善投资结构,让本就为数不多的教育资金用到最合适的地方,不浪费一点资金,教育出更多适应当下世界发展的学生及其员工。通过提高教育所用资金可以增加人力资本,使技术进步,这将会提高社会的劳动生产率从而让经济得以快速发展。
 
  (三)加快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
 
  目前,贵州省生产总值增速在全国范围内名列前茅,但很大程度上仍属于粗放型增长,经济增长的同时伴随着高排放高消耗,并且对投资的依赖程度较为明显,经济结构矛盾突出,第一产业占比依然较高。对此政府需加快转变经济增长的方式,促进经济又好又快的增长,从而能加大对教育的投入。第一,加快产业结构升级,大力发展旅游业。第二,加强与东部发达地区的交流,并抓住国家发展大数据的机遇,吸引高素质人才。第三,建立健全投资体制,吸引民间资本的流入。
 
  (四)加大对教育的宣传力度
 
  目前在贵州的部分地区,存在读书无用论的说法,并且在一些山区,人们物质需求没有得到满足,更不用说对子女的教育问题。对此,政府需要加大宣传力度,让人们加大对教育的重视程度,否则人们会因为不重视教育而不对其进行投资,使得教育作用不明显,又因为教育作用不明显而不进行教育投资的恶性循环。
 
  结语
 
  随着经济的发展,各种物质资本的积累,教育投入越来越影响一国经济发展。首先,文章以人力资本理论为前提,论述了教育是增加我国人力资本的重要举措。结合贵州省具体情况,对贵州省的教育投入问题做出简单分析,并列出相关数据,直观、清晰地给读者展现出贵州省教育现状以及教育投入的多少,在收集整理了贵州省1991-2015年的宏观数据基础上,对贵州省教育所用资金与经济发展进行了实证分析,阐明经济发展与教育所用资金之间互为格兰杰原因,两者相互促进,教育投入可以促进经济增长,经济增长可以促进教育投入的增加。最后,文章联系实际和理论提出了一些建议。
 
  由于本人能力与时间有限,在撰写论文过程中还有许多问题尚未解决,主要有:
 
  1、控制变量选取较为单一,不能反映相关变量对结果的影响
 
  2、由于资料的局限性,数据只选取了1991-2015年的相关数据,不可能全面反映经济增长与教育投入之间的关系。
 
  3、计量模型指标的选用还不成熟,其客观性还需要继续验证和探讨。
 
  4、在实证分析部分,由于能力所限,本文只进行了简单的回归分析,没有进行更深入的研究。